首页

都市言情

无限列车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无限列车: 第169章 伟大的艺术家(十三)

    离开过于厚重的云层, 便能看到小镇。一个和现实世界完全不同的,扭曲的小镇。芮一禾看到工棚附近有一个黑色的大洞,建筑物似乎在渐渐地流入洞中。

    镇上一个人都没有。

    这个距离, 她已经能感觉到一股吸引力,把她往洞中拉扯。

    金兰也感受到了,忙高喊:“拉我一把!”

    芮一禾不慌不忙地取出空间勋章里的套绳,准确地拴到下坠速度太快的金兰腰上。绳子是从科技魔方世界带出来的,西部牛仔的标志性套绳抓人的手艺,也是在科技魔方副本里学会的——来源于十分便利的知识灌输。

    “还行吗?”

    “挺不错的,我得谢谢你手够稳, 没直接把麻绳套我脖子上。”

    “不用谢。”

    金兰:“……”你以为我真的在夸你吗?她揉了揉腰, 一滴灼热的液体落在脸上,用手指沾一点, 发现是滚烫的蜡油。接触到人体之后,倒是很快凝固。但温度很高,她的脸上和指腹都被烫红了。

    云层里不断滴下蜡油, 继续下去她们俩很可能被烫熟。

    芮一禾问:“你能耐高温吗?”

    狗子应该比较怕热吧?她没特地了解过这个, 但总是在热天看到狗往外吐舌头, 让她有此印象。

    金兰:“还成, 反正蜡油烫不死我。”

    这温度她能抗住。

    芮一禾不能带着她,让她变回原形,打算扎进扭曲下沉的大洞里。不出意外的话,那会是另一个梦境世界。

    金兰摇头,“我跟你一起。”

    虽然蜡油烫不死她, 但要弄掉凝固的蜡油, 身上的毛会被拔光的。这和死掉比起来, 也差不了多少。

    大洞的吸引很强, 芮一禾发现洞穴底部狭窄,连忙收起翅膀。下落之中,能看到洞穴里漂浮着许多物品。漂亮的裙子、泼洒的颜料、表情僵硬的蜡像人,芮一禾险些撞到一张桌子,连忙轻盈的跳到旁边的矮柜上。不慎踩翻矮柜,抽屉打开,里面有一个红木小盒子。

    她抓在手中,继续下落。

    盒子里装的是一对金耳环,款式简约大方。

    这时候下落正好停止,一股力量将她往上抛。

    环境变得潮湿,脚下是散发着恶臭的烂泥。金兰用手绢捂住口鼻,“咳咳咳,这是什么地方?”

    犬妖的嗅觉一定很灵敏吧。

    能闻到细微的气味,是对通关副本有很大的帮助,但若遇到太浓烈的气味,也是一种折磨。

    “似乎是一口枯井。”

    芮一禾刚说完,就感觉泥巴里有东西在将她往下拉。低头一看,鞋面上爬满青色的肥壮虫子,蠕动着往上爬。

    金兰不住的咒骂,骂完烂泥坑,骂恶心的虫子,被骂得最多的是方向秋。毕竟梦境的出现,肯定和副本boss脱不了干系。

    两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爬出枯井,放眼望去,汪洋大海。枯井极不科学的处于在海中央,是现实世界里不可能出现的场景。

    金兰坐在井沿上,用海水洗干净鞋上的篱笆。“咱们一人飞一段,怎么样?”

    芮一禾同意,谁知道新的梦境世界有多大,得留着力气找出口。

    很快,她体验了一把乘骑犬妖是什么感觉。毛发柔软的巨兽跑起来风驰电掣,银色的毛顺滑无比,不愧是传说生物级别的血脉能力。

    等芮一禾再一次来到熟悉的、有着许多蜡像人居民的梦境世界时,两个人已跟闯关似的,通过了五个世界。

    金兰没站稳,顺势坐下,隐隐泛绿的脸往旁边偏,“呕呕呕。”

    上个世界的出口在刺激的游乐项目过山车之上,天旋地转,她吐了。

    芮一禾也犯恶心,但还不至于呕吐。默默走远一点,怕被呕吐物的味道熏吐。好几分钟过去,金兰还没有吐完,她怕对方把五脏六腑全吐出来,关心道:“你还没好?”

    金兰带着哭腔,在呕吐之余,抽空呐喊:“好不了了。帮忙扶我一把啊!我在这闻着味,永远吐不完。”

    她记得,狗的嗅觉超过人类一百万倍以上……可以想象金兰在遭受怎么样的折磨。

    平时多傲一人,双眼含泪,可怜巴巴,腿软站不起来,还要别人帮忙。

    解救她的是单小野,一个清洁咒搞定一切。

    “我‘醒来’就在小镇上。”

    不过单小野一个人不敢装蜡像人,混进居民里。他躲进一间空屋子里,直到刚刚看到芮一禾和金兰出现,才跑出来。

    芮一禾让他继续躲着,“我到处看看。”

    “金姐呢?”

    单小野问。

    “不用管我,”金兰被cue,难得没挑刺,“我也四处转转。”

    单小野没多说,金兰也没多问。一个特独的玩家,是不会跟其他人有太多的交流。她不知道芮一禾的到处看看,真的是在蜡像人居民的眼皮子底下走来走去。

    也不是没人搭理她,反而是走几步,就会被蜡像人局面拦下来。但居民拦下她,不是给找她的麻烦,而是跟她聊天。

    金兰……金兰一出现就被蜡像人居民追着跑,一条街来回跑了两遍,芮一禾还在和同一个人聊天。一个女人,很眼熟的女人。

    对了,是昨天下午撞到自己腿上的小孩的妈妈。

    是的,芮一禾正在和沈超的妻子聊天——沈超是女人死去的丈夫的名字。

    梦中是蜡像人的女人很放松,不像在现实世界里,紧绷得像是一根快要断裂的琴弦。芮一禾提起沈超,她难过的说:“那是一个周末,姓沈王八蛋说要带我和小星到地图上都找不到一个神秘小镇,看一年一度的艺术展。结果他早早死了,我和小星留下镇上,永远也无法离开。”

    “他怎么死的?”

    女人牙齿打颤,“他被选中成为展品。”

    “办艺术展的意义是什么?”

    “我不知道,大概是要遵循传统……”

    “镇上现在住的人,很多都是和你一样的外来人吗?”

    “嗯……”

    芮一禾知道自己问的话题比较敏感,见女人已经不想跟她继续聊下去了。连忙赶在人离开之前,又问:“我刚成为小镇的一员,但似乎很受大家的欢迎。为什么呢?我有点受宠若惊。”

    “今年的外来人很厉害,你一打一占上风,你更厉害。”

    原来是这样!

    她和褚盟做戏的一场战斗,误打误撞的让镇上的蜡像人居民都记住了她。小心翼翼装蜡像的单小野,虽然没被攻击,但也没给蜡像人们留下太多的印象。所以两人一起出现在女人的家门口,女人只邀请芮一禾进屋,对单小野的态度平平,没把他当做小镇一员。

    芮一禾猜测,小镇居民不一定能记住梦里发生的所有的事,但印象深刻的部分,足以影响到居民的认知。比如女人,下意识的把她错认为小镇的一员。

    毕竟外人来成为同类,在小镇是很普遍的情况,一点也不新奇。

    外来人最初甚至不会显露出小镇居民的特点,还需要吃东西和排泄……而不用进食和排泄的居民,真的算人吗?

    不是人类的话,那全都算是副本怪物咯?

    女人迈着僵硬的步伐,匆匆离去。

    芮一禾正想再找个蜡像人聊一聊,却感觉到衣服的后摆被轻轻的扯了一下。她背后没人,只有一面墙。她伸手摸了摸红色砖墙,见墙面荡起一圈圈涟漪,一只白皙的短胖小手从里面伸出来,拉住她的手腕,往里面扯。

    那只手的力气很小,能拉着芮一禾穿过墙壁,唯一的原因是她肯配合。胖胖的小手完全看不出属于一个少女,简直像是几岁孩童的手,肉多、肉厚,摸起来很软。手的主人穿着米白色的碎花裙,长发披散,只看一个侧面,她便认是未来——oss方向秋真正的女儿。

    十六七的少女拉着她在巷子里玩命狂奔。

    很快少女没力气了。

    改成芮一禾拉着少女往前跑,“你要带我去哪?”

    奔跑中,还能呼吸均匀的提问。

    她相信少女对玩家是友好的,【秘密之眼】获取的有关方暗的信息里,有一句说“因为一些原因,他对玩家抱有善意”。她怀疑“一些原因”指的是未来。还记得方向秋版睡前故事里的小美人鱼和仆人吗?这个故事暗示未来瞒着妈妈和身份低微的人恋爱了。

    这个身份低微的人,十有是方暗。

    未来气喘吁吁,没有说话,伸手指向前方,意思是一直往前跑。

    几分钟之后,芮一禾停下脚步。

    两人进的好像是一个死胡同,前面没路了。

    未来伸手,死死按住墙上的一块红砖。墙壁移动,出现一个可以进入的门。

    少女招手,示意她跟着自己。

    墙后是一个面积不大的制蜡工作室,坐在凳子上的、站在操作台边的、拿着一本书在阅读的,全是方向秋,栩栩如生的方向秋。

    芮一禾明白,这是一个提示。她拉着未来的手说:“你要小心!你妈妈已经发现你和方暗恋爱的事了。”

    未来瞪大眼睛,太过惊讶,也太过恐惧,没忍住轻轻的“啊”一声。

    回过神来,焦急地对芮一禾说:“你快走,妈妈听到我的声音了!她会马上来到我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