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七零年代小炮灰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七零年代小炮灰: 265、265 吃到狗粮

    乐雪现在处于减肥的瓶颈期。

    体重已经好些天没怎么变了。

    这让乐薇有些着急, 她知道这着急也没什么用。

    可眼看着就要到一百三了,体重就卡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当王八。

    乐薇气得要死,恨不得自己多?长几斤肉, 把她四姐姐身上多?余的肉给要过来。

    奈何这肉肉是不能交换的, 她也只能干着急。

    眼看着自己的事业竟然没有发展的机会, 乐薇是真着急了。

    好不容易逮了阮文个现行, 她一定要说服阮文才行。

    “听说,祝福福怀的是个男孩。”

    阮文倒是一点都不意外,“听谁说的啊。”

    “就一个大师说的,前段时间首都来了个大师, 很厉害的那种。”要不是因为那个大师和?祝福福来往过密, 乐薇还真想着去找那个大师算算, 她四姐姐什么时候能瘦到一百三。

    “有多?厉害呀?”阮文有些想念谢蓟生了,如果他?在的话,会帮自己把牛排切成小小的块。

    而现在,只能自己来。

    饶是她之前在美国待了有段时间,每次吃牛排的时候依旧讨厌切块。

    刀叉哪有筷子用着方便呀。

    “就那大师把祝福福的好多事情都算了出来,连她下乡的时候丢了一块玉, 后来又在哪里找到都算到了呢。”

    乐薇觉得这人真是神了,然后她发现阮文嘴角挂着笑?,那种笑?容很古怪, 似乎在……

    “你干嘛笑?啊?”

    “这种事情本来就不稀奇, 这个大师怎么发家的啊?让我猜猜看。”阮文想了想,“是不是在大街上遇到祝福福,然后说‘同志我看你天庭饱满面带红光,腹中是文曲星下凡尘,日后必将有大造化’……”

    尽管乐薇不太爱学习, 但?家教不容许她说脏话,不然她肯定满嘴飙国骂。

    “你怎么知道啊?”

    阮文是真没想到啊,之前她在火车上和?小谢同志偶遇了那个骗子宋大坪。

    她眼睁睁的看着谢蓟生和?徐州当地的公安联系,把人押解走。

    结果,这神棍竟然又重出江湖了。

    可真是打不死的小强。

    “那神棍是见到祝福福后,被祝福福推荐出去,然后声名远扬的,对吗

    <h1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5、265 吃到狗粮                    (1/6)

    </h1>?”

    乐薇小声的辩驳,“人家是大师。”

    “人,人造的大师。”阮文不知道宋大坪到底怎么出来的,或许是监狱里人太多?,所以就把他?给丢出来了?

    又或者是冥冥之中祝福福去找了自己前世的合作伙伴。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你别这么说,小心得罪人。”

    乐薇这话让阮文觉得好玩,曾经天不怕地不怕骄纵任性的乐薇,现在也知道关心人了呢,竟然懂得了几分人情世故,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呢。

    “这样的大师,我那里有一个加强排,你要吗?”

    乐薇知道阮文这是在唬自己玩呢,“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那位大师姓宋对吗?他?帮着好些个太太看手?相,很快就被这些太太们推崇起来,对不对?”

    乐薇点了点头,“你也能帮我看手?相吗?”她很是自觉的把左手伸了过去。

    “小肥手。”

    乐薇匆忙收回了手?,“你怎么这样啊。”

    她整个人都不胖,甚至还有些偏瘦,从小到大都挑食的人,明明出身在干部家庭,竟然还营养不良过。

    偏生这双手?肉嘟嘟的。

    和?她这个人格格不入。

    如今被阮文毫不留情的取笑?,乐薇有些不太开心。

    虽然是她自取其辱,可乐薇还是不高兴。

    她把阮文当朋友,朋友这么说她,她当然不高兴。

    阮文看着噘嘴生气的人,忍不住摇了摇头。

    “我生气了,你摇什么头呀!”这时候不应该安慰她,提出条件来求她原谅吗?

    为什么阮文还笑?。

    有什么好笑的!

    “你的手?肥肥的,难道不是事实吗?”

    “是……是事实又怎么样,作为朋友,你不该含蓄点吗?”乐薇很郁闷,她喜欢阮文的直爽,可是这一瞬间又有点烦。

    她真的不喜欢人说她小肥手啊。

    “可是摸着很舒服啊,肉乎乎的手?肯定很好摸。”

    乐薇脸上神色稍微松弛了些,“你真这么想的?”

    “嗯,我家元元就肉乎乎的,小肚子软软的,腿也摸着肉肉的,就很好摸。”

    乐薇:“……”我拿你当朋友,你拿我当闺女,有这样的吗?

    她不开心,非常的不开心。

    “好

    <h1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5、265 吃到狗粮                    (2/6)

    </h1>啦,不跟你闹了,说正事,你四姐姐最近怎么样?”

    “我是认真的,我没跟你闹。”乐薇嘴上还强硬,但?下一句就又提到了乐雪,“她现在一百三十五,就是减不动了。”

    “正常,瓶颈期很难熬。”阮文没减过肥,但?还见过猪跑。

    她继续问了起来,“你四姐夫最近跟你四姐姐怎么样?”

    乐薇听到这话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们俩最近不是很好。”

    这件事说起来也怪她,当时因为老公的生日要到了,乐雪又刚好做了个订单,就想着给丈夫买一件生日礼物,还特意拉着乐薇去挑选。

    乐薇忍不住嘟囔了一句,“他?这些年送了你什么生日礼物,还由着别人取笑?你。”

    这一说不要紧,乐雪就刨根问底,到最后乐薇也没藏住话,就把当时自己无意中撞见四姐夫跟同事闲聊的事情抖搂出来了。

    “大家都怪我,说这又没什么,可阮文这明明不是我的错啊。”

    人人都说四姐姐和?四姐夫是恩爱夫妻,四姐夫不嫌弃四姐姐变成死胖子。

    他?的确没有公然嫌弃过,但?是当同事说四姐姐胖,甚至要给他?介绍一个年轻大学生时,他?也没有坚决拒绝啊。

    到底有没有小情人她不知道,但?在乐薇看来,四姐夫并非大家说的那么好。

    大姐和?二姐说,两口子都是这样过来的,床头打架床位和?,哪能一辈子都恩恩爱爱没红过脸啊,邱航那不是也没找小三嘛。

    可她也没有反驳同事的话啊。

    任由着同事羞辱自己的太太,却为了同事关系连一句反驳的话都不说。

    那日后会不会为了同事关系,把自己的太太送到别人床上去?

    “我这么说了,他?们都说我危言耸听,说我胡思乱想给自己找麻烦。阮文你评评理?,到底是谁对谁错。”

    “你四姐姐不是跟林家二姐来往密切吗,她怎么说的?”

    “她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说离婚会让我爸丢人,觉得最好不要离婚。”

    乐薇提到林家人就没好气,“阮文,你给我评评理?,这件事我错了吗?”

    “当然没错。国王的新衣里说过,小孩子说实话,但?没人听,因为国王想要听到的,就

    <h1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5、265 吃到狗粮                    (3/6)

    </h1>是谎言。他?不想听到实话。真理?并不一定掌握在多数人的手?中,只是他们不想要承认自己错了而已,你没有错。”

    阮文喝了口橙汁,鲜榨的橙汁味道的确不错,也贵的很。

    因为在西餐厅售卖,价钱就更贵了,这一杯橙汁就要三块钱。

    不过味道的确还不错。

    “你没错,不过这不是你的婚姻,最终的选择权还在你四姐姐手?里。”

    乐薇听到这话有些激动,她最近被否定的多?了,都开始怀疑自我。

    如今听到阮文认同自己的观点,她简直不要太高兴。

    “反正我和?我四姐姐统一战线,对了阮文,我四姐姐万一离婚了,往后怕是跟林家就没那么多?来往了,你要是再不让我去当卧底,就真的来不及了。”

    她的事业,难道还没有起步就要胎死腹中吗?

    乐薇不愿意这样。

    “行了。”阮文原本没打算让乐薇去当什么卧底,乐雪想要离婚阮文也是赞成的,男人又不是什么珍稀动物,下一个更乖。

    一旦乐雪和邱航离婚,乐薇就没有去当卧底的契机。

    可事情就是这么巧,神棍宋大坪出现了,祝福福想要在首都搞玄学。

    想搞这个让宋大坪成为大师,被大家奉为座上宾吗?

    阮文想起了自己跟谢蓟生说的不着急,这么好的机会,她不介意再添上一把火。

    “眼下有个机会。”阮文招了招手?,乐薇立马凑了过来。

    “你去找那个神棍,让他给你算姻缘。”

    乐薇一愣,“可我不想这么早结婚。”

    “你还以为你的姻缘被他掌握着啊?”阮文翻了个白眼,“你之前喜欢谢蓟生,很多?人都知道……”

    乐薇连忙解释,“我现在不喜欢了。”

    朋友妻不可欺,这个道理?她懂得。谁还没有个年少轻狂的时候呀,那些都是老黄历了。

    “我知道。”阮文觉得这孩子缺心眼,不过也因为缺心眼,没人会觉得乐薇竟然会是卧底。

    阮文继续说道:“所以这个神棍,肯定会犹犹豫豫的说你喜欢当兵的什么的,到最后说什么这个人会丧妻,他?会观察你的脸色,然后再说后面的。”

    “啊?那你又不跟着我,我怎么接话啊。”

    要是手里

    <h1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5、265 吃到狗粮                    (4/6)

    </h1>头有筷子,阮文就敲她小脑袋瓜了,“傻姑娘,他?说你就皱着一张脸,让他去猜就行了……”

    离开西餐厅的时候,乐薇提议送阮文回去,不过阮文拒绝了。

    “我自己走走,你先回去吧,不想去上学可以,但?还是要读书的,多?读书能让人聪明。”

    “我只听说过书呆子……”

    “所以你读书少孤陋寡闻嘛。”

    乐薇:“……”要不是眼前这人是阮文,她可真想打人哦。

    不过乐薇还是忍住了。

    看阮文走在大街上,乐薇笑?了笑?,她觉得这里的牛排吃着还不错,要打包一份回去给爸爸吃。

    ……

    西餐厅距离北池子大街不远,阮文穿过两条大街,到街头时,意外看到了汪常阳。

    他?正在那里跟人说话,确切点说是在陪人卖东西。

    糖炒板栗。

    阮文正想着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汪常阳看到了她。

    他?倒是没怎么遮掩,“这是方青,这是……”

    “我知道,这就是阮文对吧,你忘了我在家里看到过她的照片,阮文比照片上漂亮多了。”

    家里。

    阮文笑?了起来,“那什么时候能喝汪主任的一杯喜酒啊。”

    汪常阳帮着对象在这里卖糖炒栗子倒是没觉得有啥,反倒是被阮文这么一调侃,他?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

    正值周末,方青今天不上班,就替她老娘出来摆摊。

    “她在研究所工作。”

    之所以和方青处对象,那是他的硕士导师帮忙搭线。

    方青今年二十八岁,在大部分人看来不算年轻了,尤其是丈夫死了都五年了,她总得还要继续生活不是?

    一个是单亲爸爸,一个是青年丧夫。

    两人见了一面,聊的不是工资工作,而是汪常阳当时正在看的一本书。

    一来二去的,就这么熟络起来。

    “那挺好的,你妈一直牵挂着你的事情,看样子她和你家那俩孩子相处的也不错。”

    “方青喜欢孩子,她家里孩子多?,从小也是带着弟弟妹妹长大的。”汪常阳看着小跑着回来的对象,“之前建明经常光顾她妈这摊子,你正好回家,给恬恬带一点回去。”

    他?抓起了袋子,给阮文铲了满满一纸兜。

    阮文习惯性

    <h1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5、265 吃到狗粮                    (5/6)

    </h1>的带着钱包出门,在汪常阳的推辞中留下了一块钱,往家去。

    方青由衷的感慨,“她真的比照片里还要好看。”

    黑白照片里的阮文有一种娴静的气质,而眼前这个彩色的人更显得年轻活泼,不像是孩子妈妈,倒像是刚入学的女大学生。

    汪常阳低头剥着板栗,“你也很好看。”

    方青听到这话轻笑了下,看着他?递过来的板栗,她没有伸手去接,“你喂我。”

    这让汪常阳一阵窘迫,大街上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可方青十分的坚持,这让汪常阳不好驳了她的面子。

    像火中取栗似的动作神速,他?把那剥好的一粒板栗塞到方青嘴里。

    青年女人觉得心口像这板栗似的甜糯,“真甜。”

    这话说的汪常阳脸红了下,又继续剥起了板栗。

    ……

    阮文没想到,自己回头看了眼都能吃到狗粮。

    她看着那一纸兜的板栗,忽然间觉得这满满的香甜侵袭着自己的每一个细胞。

    要是谢蓟生在,肯定会帮她把板栗剥好。

    他?还会熬粥,香甜的板栗丢到小米粥里,再切上小小的苹果丁,味道不要太棒。

    可惜,谢蓟生不在,她只能……

    阮文看到了正在那里和?邻居家小孩玩游戏的阮恬小朋友。

    “恬恬,你姑姑回来了。”

    邻居家的小孩瞧到阮文,眼睛盯着她手里的那一包栗子。

    阮文笑?了起来,看着冲自己跑过来的小姑娘,招呼小孩子们一块过来。

    “过来陪阿姨吃栗子。”

    ……

    周建明下午在学校待了大半天,他?的周末一向?都是在图书馆度过的。

    他?之前就不知道,人的一生这么渺小,就算是每天加班加点的看书,又能看完多?少呢?

    刚拐了弯,周建明就听到小孩子们的声音。

    “不对,狗蛋这是在耍滑头,阮文阿姨他?一直在偷吃。”

    “我没有。”

    “就是有,你剥了不到十个,自己吃了一大半,你好意思吗狗蛋,你不讲规则。”

    阮文回来了?

    周建明快步过去。

    正在处理?小朋友们之间纠纷的阮文并没有注意到小表哥的归来,她笑着吃完最后一颗栗子,“好啦好啦,都是好孩子,快去洗手?,等?明天阿姨买了板栗再请你们吃好不好?”

    小孩子们乖乖地去洗手?,看的周建明哭笑不得。

    “你这馋猫,指使着孩子们给你剥栗子吃,好意思?”

    “我哪有,我这是在分享好吗?”

    只不过小朋友们想吃总得付出劳动对吧,她提供原材料,小朋友们付出劳动,这是按劳分配,十分的公平。

    周建明瞥了一眼,“多?大的人了,还馋这点吃的。”看着阮文挂在嘴角的板栗碎屑,他?又叹了口气,“还吃吗,我给你去买。”

    <h1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265、265 吃到狗粮                    (6/6)

    </h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