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毕业后我当了龙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毕业后我当了龙王: 第28章 小蚌打工

    骂人还带妈, 这邪祟属实不地道。

    薛沉作为一条受过高等教育的龙当时就批评上了:“有点下流哦。”

    他们读过书的龙就只骂当事人,从不连累人母亲。

    简兰斯却有些疑惑:“听起来有点奇怪。”

    没听说过有邪祟走这种路线的。

    “可不是。”晋久恒神色变幻,又气又怕, “我怎么就不孝了,还骂我妈,我父母跟我老婆孩子都在国外度假,我昨天才跟他们视频过,好得很。”

    他看向简兰斯,语带畏惧,“大侄子, 你说我这是不是撞鬼了, 撞的还是一个没素质的鬼。”

    “看起来不像。”薛沉在一旁接过话头,他目光从晋久恒脸上掠过, “你奏书瑞气光浓, 周身也没有什么秽气,应该没有撞邪。”

    奏书说的是眉头的部位,晋久恒眉头有瑞气且光泽浓厚, 根本不像被邪祟侵蚀过的样子。

    “哟, 你也会看相啊,太虚观的人也这么说。”晋久恒摸了摸自己的眉头,倒是对薛沉多了几分信任。

    这人看着年轻, 但只这么看了两眼, 就得出跟太虚观道士差不多的结论, 要知道太虚观这方面可是有口碑的, 可见薛沉确实有几分才学。

    ……可惜太虚观的结论眼下解决不了他的问题。

    晋久恒忧伤之余却也有几分窃喜, “那些大师一个个的, 确实都说我福泽深厚, 红光满面什么的。”

    “也没有红光满面吧。”薛沉余光睨了他的额头处一眼,“你现在印堂就有点发紫。”

    晋久恒神色顿时一紧:“真的假的?是不是鬼留下的?严重吗?”

    “哦,不是。”薛沉随口应道,“这是你自己太忧虑导致的。”

    晋久恒:“……”

    人的心情会影响到自身的状态,印堂带紫气就是心情忧虑导致的,妨害不大,调整心情即可。

    但是晋久恒满脸疲惫,心中惶惶,只怕是调整不了,继续发展下去,倒是真可能影响身体。

    “唉——”晋久恒长叹一声,“你们一个个都说我没有撞鬼,那些大师去了我家里,也说我家里没有问题,还夸我家里干净整洁……”

    说及此处,他脸色还有些一言难尽。

    这中间,晋久恒不是没有尝试过别的方法,比如去酒店开房睡觉,但那个声音却如影随形,折磨得他近乎崩溃。

    他也曾经让大师在他家中留宿过,奇怪的是,大师留宿的时候,那声音又不出现了,以致那大师还怀疑他幻听。

    “我绝对没有幻听,我去医院检查过的!还有我家里的碗,到底是谁偷偷洗的?那些鸟又为什么往我身上拉屎?这不是撞鬼是什么?”

    晋久恒说着说着,情绪渐渐激动起来,忍不住发出一声抽噎,“你们说,我什么时候才能睡上一个安稳的觉?我睡眠质量本来就很差了呜呜呜。”

    “这确实让人不解。”简兰斯蹙眉道,他虽然不懂华夏的相术,但修士对于邪物的气息是很敏锐的,晋久恒身上的气息确实很正常。

    除非那邪祟修为高到可以不留下自己的气息,但如果有这样的能力,又怎么会只骚扰晋久恒,却至今不对他下手?

    没有哪个邪祟这么闲的。

    简兰斯想了想,说道:“要不我们也去你家里看看吧?”

    晋久恒身上看不出问题,只能去他家里看看,不过按照他的说法来看,估计也很难找出问题。

    “那得明天了。”晋久恒摆摆手,“我等下还要飞去外地一趟,明天上午有个项目要谈,下午才回来。”

    简兰斯也不着急,便点点头:“好,那就明天。”

    晋久恒跟他们约好了时间,又想起什么,拿出手机给秘书发了条语音,让他买一板安眠药送到机场去。

    发完了信息,一抬头就见薛沉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便讪讪一笑,无奈地解释道:“我这半个月实在被那个声音折磨得不行,就靠着安眠药才能睡上那么一会,明天的项目挺重要的,不休息不行啊。”

    却听薛沉道:“邪祟的事还不清楚,但如果你想先好好睡上一觉,我倒是有个办法。”

    晋久恒闻言大感兴趣,问道:“什么办法?”

    简兰斯也好奇地看向薛沉,他这阵子接触了一些道家的知识理论,倒是知道道门是有一些安神的法子,但不知道应用效果如何,也不知道薛沉说的是哪一种。

    薛沉感受到简兰斯的目光,也转头看他,给了他一个“你懂的”眼神,拖长了声音道,“我说的是,蚌——法。”

    简兰斯:“……”

    他懂了。

    蚌精能吐蜃气,蜃气能制造幻象,也能入梦。

    此前康宝妮去找车碧君维权,车碧君便是用蜃气将她迷倒,让她沉睡于美梦之中。

    现在,车碧君跟随薛沉,自然也听从薛沉的差遣。

    晋久恒不知他们的哑谜,疑惑地追问:“你们说的到底是什么办——法?”

    简兰斯沉默了一会,像是在思考什么,接着才慢吞吞地转过头去看晋久恒,轻咳一声,说道:“我知道他说的办法,很有效,也很安全。”

    他顿了一下,一脸正直地补充,“没有副作用。”

    晋久恒对好友的侄子还是有一定信任的,一听简兰斯帮着背书,眼睛顿时一亮:“还有这种法子,那可太好了,快说来听听。”

    薛沉露出一个含蓄的笑:“是收费的。”

    “当然当然。”晋久恒一挥手,“放心吧,只要有效,价钱好谈。”

    薛沉笑容顿时真挚许多:“放心吧,只要有钱,效果好谈。”

    如此很快谈妥了下来,晋久恒还要赶飞机,几人就没有再耽搁,随便吃了点东西,便一起去了浮大一趟。

    ……

    薛沉回了宿舍,先跟车碧君交代了一下工作。

    程晗正好也在,听到都惊了,瞪着眼睛道:“沉哥,我没幻听吧,你要让一只河蚌去打工?”

    之前逼锦鲤给他转运就够离谱了,现在还要让河蚌去给他赚钱??

    这年头妖怪的处境也太艰难了吧?

    薛沉还没回答,车碧君先扇着蚌壳大声道:“不准你用这种语气说沉哥,我是自愿的!别的妖怪还没有这个机会呢!”

    程晗:“……靠,做妖怪的也卷起来了!”

    车碧君这语气,跟那些自愿维护996的社畜可以说一模一样了。

    车碧君不止自愿打工,一听还要跟客户去出差,更加兴奋,斧足露出蚌壳外狂抖:“哎呀,我还从来没有坐过飞机呢,是不是应该先给壳壳抛个光?”

    河蚌成精前行动缓慢,去过的地方不多,是以车碧君对公费长途旅行充满了期待。

    薛沉:“……”

    他一头黑线地拿着巴掌大的河蚌下楼,交给晋久恒。

    晋久恒原本以为薛沉是有什么高科技产品,或是安神符箓之类的迷信产品,万万没想到,居然是个食材。

    “这个能让我睡好?”晋久恒神色充满怀疑,“怎么用?炖汤?辣炒?还是加蒜蓉烤?”

    车碧君:“……”妈的,为什么这些人类看到他都是满脑子食谱!

    薛沉面不改色道:“都不用,你把这个放在床头就行了,有条件的话拿点水养着。”

    “还有,这个只是租给你一天。”他强调道,“明天记得带回来还给我。”

    “这……”晋久恒不禁犹豫了起来,这个河蚌看起来实在平平无奇,他付的租金能让他在市场买一卡车都不止了,总有种自己做了冤大头的感觉。

    他心中正怀疑,忽听天上传来一阵熟悉的“嘎嘎”声和翅膀扇动的扑腾声,脸色顿时一变:“不好,那些鸟又来了!”

    他一边说一边急急忙忙地把随身带着的伞抖开,正要撑起来。

    与此同时,就见薛沉抬头看了看天上,手中掐了一个指诀,口中默念了一句什么。

    下一秒,那些困扰了晋久恒半月之久,嚣张无比的鸟群集体发出一阵凄厉中略带了一丝惊恐的鸟叫,接着纷纷狂拍翅膀,四散而逃。

    顷刻之间,晋久恒的天空又恢复了明净,他手上的雨伞甚至还没来得及打开。

    晋久恒整个人都惊呆了,嘴巴微微半张着,好一会才愣愣地去看薛沉:“你……”

    薛沉客气道:“这是附赠的服务,不另外收费。”

    他可是学过管理的龙,知道做生意,最要紧的是有来有往,薄利多销……啊不,童叟无欺。

    晋久恒:“……”

    “不不,我可以付费。”晋久恒语气激动。

    这些鸟的问题已经困扰他很久了,但不管是和尚道士还是别的流派的大师都没能找出问题来,自然也没有办法帮他解决。

    他怎么也没想到,薛沉居然这么轻轻松松地掐个诀,念个咒,就把这些鸟都给赶跑了。

    先不论薛沉能不能找出那个邪祟,起码人已经帮他解决三分之一的烦恼了。

    晋久恒看着薛沉的眼神一下热切了起来:“薛同学,请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是不是知道这些鸟为什么针对我了?”

    薛沉却摇了摇头:“不,我不知道它们为什么针对你。”

    晋久恒闻言有些不信:“你这就谦虚了,你不知道的话,是怎么把它们赶跑的?我看你刚刚还念了咒语,你一定是找到了应对的法术对不对?”

    “真不是。”薛沉实话实说,“我刚也不是念咒语,就是跟它们讲了一下道理。”

    “讲道理?”晋久恒疑惑,“怎么讲?”

    薛沉“哦”了一声,“就是让它们滚。”

    晋久恒:“……”

    薛沉说的其实是实话,羽虫乃凤凰臣属,龙族时常还要压凤凰一头,又怎么可能让这些鸟在他头上放肆。

    随便放出一点气息,那些鸟自然为龙威所慑,哪敢造次。

    不过凡鸟未开灵智,薛沉也确实不知道它们为什么针对晋久恒。

    虽然薛沉很谦虚(?),晋久恒却对他信心大增,连带着看那颗河蚌都与众不同了起来,满怀希望地带着车碧君出发了。

    隔天下午,薛沉和简兰斯按照约好的时间到了浮城某知名江景别墅区。

    高档别墅区管理严格,本来要先在保安那里登记确认才能进去,没想到晋久恒亲自出来迎接。

    一见面,晋久恒立刻激动地冲上去要握薛沉的手:“薛同学,你的蚌实在太好用了!”

    但见他满面红光,连日积累的疲惫竟是一扫而空。

    当代人生活压力大,许多人都有点睡眠上的问题,晋久恒生意做得大,压力也是常人的几倍,早在那个诡异的哭声出现之前,他的睡眠质量就不高,也是因此,才会被那个声音一吵就醒,然后辗转反侧,再也无法入睡。

    但昨晚他居然一沾枕头就睡,不但没有被那个瘆人的声音吵醒,还做了一个绵长深沉的美梦。

    这一觉睡足了十个小时,直到秘书来敲房门,他才醒过来,张开眼睛时只觉得通体舒畅,仿佛整个灵台都清明了,那场美梦的余韵更让他心情愉悦,嘴角都忍不住上扬。

    状态一好,上午的项目也谈得十分顺利。

    此时再见薛沉,晋久恒的态度自然与昨日大不相同,昨日还有几分看在老朋友面子上的客套,今日已经是真情实感的热情。

    晋久恒领着薛沉和简兰斯往小区内走,一边激动地讲述自己昨晚的神奇体验,就是有一些后怕:“没想到蚌的活动能力那么强,我昨晚把那个蚌放在酒店的杯子里养着,结果早上一起来,那个蚌居然跑到地板下去了,我要是起得晚一些,那蚌怕不是爬窗跑了。”

    薛沉道:“不会,他有职业道德。”

    简兰斯也跟着点头:“是这样。”

    晋久恒:“……”

    虽然薛沉的用词有些奇怪,但对晋久恒来说都不重要了,他此时已经有了别的想法,询问道:“薛同学,你看,这个蚌能不能卖给我?”

    薛沉毫不犹豫地拒绝:“这不行。”

    晋久恒对他的反应早有预料,当即财大气粗地补充:“价格随便你开。”

    好诱龙的条件!

    好强大的钞能力!

    薛沉的心砰砰跳动,但还是坚强地捂住胸口,坚守住了一条龙的底线:“真不行,它卖艺不卖身。”

    钱还有别的冤大头可以赚,自愿维护996的傻妖怪可不多。 w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