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病娇厂督的小宫女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病娇厂督的小宫女: 第33章 别气见喜了

    澡室中氤氲着热气, 淡淡的杏花香在鼻尖萦绕。

    见喜将两条手臂搭在木桶两边,湿漉漉的乌发垂下来,发尾的水珠子滴答答地往下落。

    妃梧跪坐在木桶边, 将清馥的杏花香露揉在她发上,从头顶至发尾,缓缓地抹下去。

    她发质其实不大好,这些年在外头风吹日晒的,难免有些粗糙,打理起来并不容易,妃梧怕扯痛了她, 手指划过的力道放得格外轻软。

    “夫人不该替奴婢挡剑的。”

    见喜热得双眼迷蒙, 脸颊晕开一片红云,“我当时没想那么多, 只是觉得不该如此。妃梧姐姐,你们会怨他吗?”

    妃梧指尖一顿,摇了摇头道:“自然不会。做下属的, 人人都在刀尖上行事, 倘若今日督主不惩罚, 来日也有仇敌来惩罚, 到时候就不是断一根手指那样简单了。”

    不过,今日之事妃梧也很诧异。督主为人向来说一不二,从没有手软的时候,就算是跟了他多年的人,也从不留半点情面。

    可她没有想到, 夫人既能让他怒发冲冠, 亦能够力挽狂澜。

    如若, 夫人今日真受了伤, 她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兴许以死谢罪也平息不了他的怒火吧。

    她从不敢奢望的东西,旁人却能够轻而易举地拥有,这一点嫉妒之心在她心里点燃一撮火苗,火势不大,却似绵密的银针刺在身体最柔软的地方。

    见喜垂下手,将木桶里的水花撩得哗啦作响,妃梧才能借着声音长长吁出一口气,待心中的灼痛慢慢平息下来,便取来方巾替她擦拭。

    “遇上这种事,夫人会怕吗?”她柔声问。

    见喜垂首沉吟着,然后点点头。

    她长这么大还从未经历过今日这样险象环生的场面,内心早已惊恐万状。

    那么多人死在面前,不是几句轻描淡写就能越过去的。

    而又有那么些人因她险些断指,即便老祖宗后来没有再追究,她仍是觉得心惊肉跳。

    或许这是他处置底下人的一贯方式,可她总觉得会有无数的办法,采用其中任意一种,都实在比死或残更加合适。

    可他为何,偏偏只想用这样极端的方式呢?

    倘若连身边人都因此怨了他、反了他,他便是真正的孑然一身了。

    ……

    桌案上一根细烛将将燃尽的时候,梁寒回来了。

    头上的湿发早已被暖炉哄得干干的,淡淡的杏花味,混杂着屋内檀香的味道,温柔得像春天的感觉。

    她手里握着紫毫,趴在案上一叠开化纸上,睡眼惺忪。

    听到门外的动静,赶忙撑开了眼皮子。

    “厂督,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呀?快来瞧瞧见喜写的字。”

    见他满脸清肃森冷的神情,她也不意外,揉了揉眼睛,笑意盈盈地唤他过来,好像早已忘记了白日遇刺这一茬。

    他缓缓踱步上前,垂首去看她腕子下压的纸。

    乌漆嘛黑的几个“喜”子躺在上面,如同几只四仰八叉的王八。

    见他皱了皱眉头,见喜艰难地笑了笑,“不好看吗?我练了好久啊。”

    他不说话,只是垂眸审视着她。

    为什么一个人可以伪装地这样天真,而又这样冷静?

    那些刺客难道还没有警醒她,他是个阉人,且人人得而诛之?

    小时候不懂事便罢,如今长这么大,该明白的事情总该明白了。

    无论是宫内还是宫外,只要放个耳朵在脑袋上,总该知道他就是个疯子,是个怪物。

    他就像诏狱里那些人说的那样,穷凶极恶,阴沟里的老鼠一般。

    她对着他笑时,不觉得恶心吗?

    瞧他面沉如水,对她的话似乎无动于衷,见喜心里有些气恼,可也不气馁,抬手想要将他拉过来,手指靠近他手腕时微微一顿,想了想,还是只牵住了他的衣袖。

    她的眼睛很大,笑得弯起来却像月牙,“厂督,你教我好不好?其实我写很多字已经很好看啦,可自己的名字却总是写不好。”

    他冷嗤一声,眼神漠然:“实不相瞒,咱家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这个‘喜’字。”

    见喜:“……”

    心口蓦地被针扎痛,她猛地搁下笔,尖头上的墨汁轻轻溅出来,在纸面上砸出几个难看的墨点。

    “厂督,您说话可真不好听!”

    这是生气了?

    他难得见此状,颇有些兴致,见她沉默着不往下说,他便抬手将她下巴掰过来,让她看着自己,“怎么,有气不敢撒吗?”

    生气,她怎么会生气?

    她在老祖宗面前哪敢有气!

    她吹胡子瞪眼望着他,毫不避讳他犀利的目光,“您不喜欢这个字,可不就是不喜欢见喜么?哦,对了,今儿遇了这事,我没给您寻到美人,实在是遗憾。改明儿夫人们约我看戏,我自当替厂督掌掌眼,多给您觅几个美人,两个哪能够呢!要五个,十个!”

    心中压抑的怒气,似乎就在这一刻猛烈翻腾上来。

    他面色更沉,神情冷淡:“那刘夫人今日可是担架抬走的,你真以为她们还敢约你出去?”

    她“呵”了声,“那也不怕,厂督不愿见我,明儿我便回宫里去。偌大个紫禁城,成千上万的宫女,我就不信挑不出几个模样标志的!往后排着队等在颐华殿,您就高兴了!”

    她说得激动起来,眼泪不争气地夺眶而出,豆粒般大小。

    “啪嗒”一声,落在他苍白的指尖。

    一滴,又一滴。

    砸得他手掌轻微颤栗。

    “好啊,咱家就信你这一回。”

    他冷冷勾着唇,终于松手放开了她,解了大氅,抬脚绕到屏风后面去。

    她哭得仍不尽兴,横竖也要回宫了,真想痛痛快快哭上一场。

    往后若是再也瞧不见他,那真是祖上积德了!

    让旁人来伺候吧!她这么笨手笨脚,早就让他厌烦了吧。

    对,还要多谢老祖宗留她一条性命!

    他这样心狠手辣的人,弄死她也不过是碾死一只蚂蚁那样容易,没脏了他的手,那也是她的造化。

    她越想心越紧,心肝脾肺全都震震地发痛。

    “还不过来!”

    他在里头低喝,她也冷冷一笑,得,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今日把这差事做完,明儿就收拾包袱走人。

    她急冲冲地走到床边,不由分说地解下他的外衣,又抬手解下自己的,掀了锦被就躺上了床,一整套动作流利爽快。

    他冷眼盯着她,熄了灯烛,躺到她身边来。

    良久过去,她一颗心还是大起大伏,眼泪酸胀得厉害,仿佛决了堤,瞬间泛滥成灾,快要把自己淹死在里面。

    她咬着牙,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往日再怎么不高兴,一闭眼便能安寝。

    可今日不知为何,受了那样的惊吓,本该早早就能够睡着的,可她哭得一点睡意都没有,连呼吸都抽痛得厉害。

    他在黑暗中静静地听,好像心脏被人拿捏在手中,随着她呼吸的节奏被狠狠掐紧。

    心弦跳动,拨出跨山压海的颤音。

    他向来习惯了剑尖对向所有人,杀神杀鬼也不会往后退一步。

    孑然一身就这点好处,不怕得罪人,也从不受钳制。

    真到了她说的那一日,下了十八层地狱,阎王爷兴许都能被他拉下宝座。

    可眼下,这种难得被操控的感觉让他很不好受。

    有时候哭到一定程度,眼泪自己便能乖乖地止住。

    她闭着眼,忽然想到白天那伙人骂出的那句脏词儿,心口猛地一颤。

    要说白天什么都没听到,那也不可能,整个知雪园大概都晓得,那口无遮拦的黑衣人恨不得将“阉狗”一词说得天下皆知。

    这里头的滋味,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她原本好声好气地想让他欢喜,可她怎么就忽然窜出那些无名之火呢!

    猝不及防出了一通气,心绪在这时候稍稍平静下来,她这才猛然意识到,方才闹成这样,厂督竟然没将她掐死?

    她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

    身旁静得没有一点声音,她缓缓抬起头,小心翼翼地望着他。

    “厂督,厂督……”

    她喊了两声,身旁人没有回应。

    知道他谨慎,黑夜里一丁点风吹草动都逃不开他的耳朵,她这么唤他,怎会听不到?

    闹得这么大,她也不妄想他和声好气地回应她。

    她想了想,犹犹豫豫地从衣袖中摸出一个硬生生的金锭子,小心翼翼地放在他胸口。

    “厂督,我骗了您,那锦囊里不是今日赢的所有钱,我……我还私藏了五两金子,我都给您交代了,别气见喜了好吗?”

    心口微微一沉,那金锭子的重量落了下来。

    五两而已,却好像压得人喘不过气。

    他不说话,她便继续道:“我可是将我最重要的东西都给您啦,我这个人没什么出息,除了命就是钱。小命呢,在您手里拿捏着,除非您先厌弃了我,否则我这辈子都被您套得牢牢的,您不是说过,我翻不出您的五指山么?”

    她伸手捏了捏他冰凉的手指,能清晰地感受到他手指瘦窄修长,骨节分明。她往他身上偎过去,“要不,我给您翻个跟头,您瞧瞧能不能翻过去?”

    “所以呢?”

    他总算有了反应,被她掌心的柔软激得心中微漾,侧过脸来睨着她,“为什么哭?”

    她被他问得一噎,情绪上来的时候止都止不住,可这样的气闷却是头一回。

    “我伤心。”

    “哦?”

    她在黑暗里凝眉,准确地说是听到他冷冷清清说的那句“讨厌”,像荒野里猝不及防踩了一脚荆棘,满身狼狈。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痛。

    她又勉强恢复了笑意,眼里闪着珠光,“其实是气自己没用,哄不得您高兴,还办不妥您的差事,我若不是陛下赐给您的对食,怕是死了千遍万遍了吧。”

    她话中带着轻颤,他抬起手,指尖抹过她双眸,冰凉与滚烫紧紧相贴。

    也触摸到一点湿意,他用拇指替她拭去,然后将手背轻轻压在她几乎肿成核桃的眼睛。

    这种冰凉的触感实在很是受用,她嘴角晕开了笑:“好舒服啊,厂督。”

    沉默半晌,梁寒缓缓道:“南直隶有官员送过来一只虎皮鹦鹉,听说还会背诗,明日让它教教你。”

    这话说得漫不经心,可她一下子尝出了甜味来,“厂督这是舍不得让我回宫啦。”

    次日一早,阳光照进窗棂,屋内早已没了人。

    书案上多了一张开化纸,用镇尺压着边角,上头一个张眉努目的“喜”字,怒气冲冲地撞进眼睛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