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当直女穿进百合文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当直女穿进百合文: 第32章 第 32 章

    纪荇烟眼睫微颤, 更多的眼泪顺着她的眼角往下流,眼尾泛着红。

    她没想到顾景禾会这样说,一时心里有些惊讶, 却没有表现出来。

    “顾总…我真的没有…”

    顾景禾态度强硬地用拇指摁着她的唇瓣,使她无法再开口辩解,“我说了,你到底干不干净,今晚我会自己检查。”

    她要利用今晚,试探一下纪荇烟,确定对方究竟有没有系统。

    纪荇烟在脑海中思考了一番, 最终微微点了点头, 闭上眼睛,任由眼泪溢出眼眶。

    她似乎委屈到了极致, 连开口解释的力气都没有了,因为唇瓣被顾景禾的手指抵着,说出来的话模糊不清。

    “都听您的。”

    顾景禾得到了她的答案, 这才松开了她的唇, 手指向下, 勾住了纪荇烟的衣领。

    她狠狠往下一扯, 纪荇烟的领口大开,里面深深浅浅的痕迹也暴露在空气中。

    顾景禾嗤笑了一声,她低垂着眼眸看着纪荇烟,脸上的表情分外淡漠。

    “你别忘了,这些痕迹是谁留下的。”

    说起来, 早上她俩还搂搂抱抱, 纪荇烟还软着声音叫她姐姐, 没想到下午就变成了这样。

    顾景禾只觉得今天这一天过的特别精彩, 无论是总裁还是何小禾,都经历了一件大事。

    纪荇烟比她更清楚,这些痕迹究竟是怎么来的,她看着顾景禾冷厉的目光,脑海中却是像起了何小禾。

    今天早上,她摁着何小禾的手,强迫对方抚摸自己身上的痕迹,甚至还当着何小禾的面,给自己手腕留下了一个草莓。

    纪荇烟想,她更希望自己身上这些痕迹是何小禾留下的,而不是系统因为一时失误,把本该只存在在顾景禾身上的东西,强加在了自己身上。

    两人心思各异,一时谁都没有注意到对方的出神。

    过了半晌,顾景禾率先松开手,“你走吧。”

    “下午我会让助理去接你。”

    纪荇烟听话地站了起来,她蹲的太久,猛地站起来,不仅腿麻,连脑袋也有些晕。

    眼前阵阵发黑,纪荇烟忍不住用手撑住了桌子,腿往后退了两步,似乎就要摔过去。

    顾景禾下意识地伸出了手,却猛地回过神来,赶紧用手按住了一旁的文件,假装自己是要拿东西。

    纪荇烟抿了抿唇,“抱歉,顾总。”

    顾景禾眉头微微皱起,脸上带了一点不满,似乎是在嫌弃她的无用。

    “你出去吧。”

    等纪荇烟出去以后,顾景禾才松了一口气,将两个手肘撑在桌子上,用手指按摩着自己的太阳穴。

    “幸好我刚才反应快,没真的用手扶住她。”

    否则就是崩人设了,毕竟总裁性格冷淡,就算小情人倒在她面前,她也不会伸手扶一下。

    她只会觉得对方无用,连路都走不稳。

    顾景禾刚才伸手只是下意识的动作,但她却久久没有回过神来,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回放着刚才的场景。

    她以前绝对不会出现这种失误,哪怕女主在她面前被别人欺负了,她也能稳坐如山,眉头都不带皱的。

    可是现在,该用总裁的身份对纪荇烟说狠话时,她却总是下不了手。

    甚至她对纪荇烟说话时的语气,相处时的小动作,都发生了细微的改变。

    她好像把何小禾的性格带到了总裁的身份上来。

    顾景禾脸色不太好看,想了半天,缓缓叹了一口气。

    系统不明白,她究竟想了些什么,有点想问,可宿主心情似乎不太好,它又问不出口。

    算了,等下次宿主心情好起来的时候再问吧。

    单纯的系统并不知道,自己究竟错过了一个多么重要的消息。

    顾景禾放弃了,去想那些让自己头痛的东西,让助理进了办公室。

    助理知道了总裁的秘密以后,就一直忧心不安,是他选择告诉顾总的,可他又很担心,顾总会因此炒他的鱿鱼。

    毕竟被绿不是一件光彩事,更何况是顾总这样骄傲的人。

    他知道了总裁这么丢脸的事情,不会真的丢掉这份工作吧?

    顾景禾叫他进去也不说话,只是目光沉沉地看着他,看得助理冷汗都快流下来了。

    难道顾总真的要恼羞成怒,迁怒于他?

    顾景禾是故意的,无论是谁发现自己可能被绿,都不会太高兴,更何况是向来冷淡高傲的总裁。

    但她又不可能真的对纪荇烟做什么,也不可能出手对付何小禾,毕竟那就是她自己。

    她只能吓唬吓唬助理,免得对方天天盯着她的小情人。

    助理脸色越来越白,就在他即将道。

    “我知道你很忠心。”

    “纪荇烟的事,不该你管,你也别管。”

    上一次顾景禾也是这样说的,助理把它归咎于没有实际证据,可这次已经实锤了,顾总还这样说。

    助理不得不再次在心里感慨道,顾总是真的很喜欢纪小姐。

    明知道对方背叛了自己,还能把这件事情压下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他虽然觉得顾总这样也太憋屈了,但毕竟怎么处理都是顾景禾做主,他只能点了点头。

    “您放心。”

    顾景禾嗯了一声,“以后也不必向我汇报了。”

    助理心里越发感慨,顾总是真的准备将这顶绿帽子戴到最后了。

    纪小姐也是真的有本事,居然能把冷漠无情的顾总给拴得牢牢的,连她给顾总戴绿帽子,顾总都能忍下来,这得是多么深的感情。

    顾景禾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晚上七点,你去她,带她到云间水岸。”

    这个她是谁,不必明说,助理也知道。

    他越发肯定,纪荇烟是真的受宠,因为昨晚对方就歇在云间水岸,今天顾总又忍不住叫她过去。

    看来以后关于纪小姐的事情,要再谨慎一些才是。

    助理应了,等他走出办公室,关上门以后,顾景禾才让系统切换了小号。

    因为喝了酒的缘故,顾景禾才回到小号时,脑袋依旧是晕的。

    她还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纪荇烟给她拿的薄毯,一张小脸睡得红扑扑的,随手一摸,滚烫滚烫的。

    顾景禾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眼眶里浮现出水雾,眼前也被水光遮挡,朦胧地看不清楚。

    但她耳朵里听见了开门的声音,是纪荇烟回来了。

    顾景禾闭上眼,伸手揉着自己的眼睛,将原本就带着红的眼尾揉的越发艳红,脸上带着股不自知的娇憨。

    “荇烟?”

    她的声音微微沙哑,带着浓浓的鼻音,简直像是在撒娇一样。

    纪荇烟在她面前蹲下来,同一个姿势,面对着不同的人,她的心情也完全不同。

    顾景禾让她这样做,她心里是愤怒的,屈辱的,可面对何小禾时,她只希望能和对方贴得更近,用什么姿势都无所谓。

    纪荇烟伸出一只手,轻轻抚摸着何小禾的脸颊,嘴唇也离对方更近了一些,“小禾,还难受吗?”

    酒量不好的人喝多了酒,脑袋是晕的,何小禾又贪杯喝了不少,这会儿能醒过来都让纪荇烟觉得惊讶。

    顾景禾用自己的手指抓住纪荇烟的手,她身体的温度更高一些,贴在纪荇烟皮肤上,带着一股滚烫的温度。

    “头晕…”

    纪荇烟面对何小禾时,内心充满了柔情,恨不得把最好的都给她,见何小禾皱起了眉头,连忙在对方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

    “我应该拦着你,让你少喝一些。”

    顾景禾用自己的脸颊蹭了蹭对方的手指,像小动物撒娇一样,“荇烟,有你在真好。”

    纪荇烟轻轻地笑了一声,声音里充满了宠溺,“以后,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不过,她想起最近发生的事,以及今晚自己要去的地方,心情不由得又差了一些。

    她还不知道该怎么跟何小禾说,毕竟昨晚她就没有回家,今晚又要出门,她们今天才刚确定关系,小何会不会觉得她不负责任?

    纪荇烟舔了舔自己的唇瓣,“我去给你煮碗醒酒汤?”

    尽管顾景禾的头还晕着,但她也记得,女主根本不会下厨,她做的醒酒汤,真的能喝吗?

    求生欲让顾景禾赶紧摇了摇头,可直接拒绝,又未免太生硬了,她软着嗓子撒娇道:“不想要醒酒汤,我只想让荇烟陪着我。”

    纪荇烟也很高兴,之前何小禾在她面前是胆怯的,就算偶尔会使些小性子,也是克制的,一直压抑着自己。

    可现在,她终于会在自己面前撒娇了。

    纪荇烟不由得露出了笑容,在何小禾的脸颊上嘬了一口,留下一个淡淡的红痕。

    “好,都听你的。”

    顾景禾一时有些失神,看着她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其实除开性别,女主真的符合她心中最完美的对象,该体贴的时候绝不霸道,该霸道的时候也绝不妥协。

    既有霸道总裁强势的一面,又有着令人心醉的柔情。

    如果不是她们的身份横在中间…

    顾景禾想着,直到脸颊被纪荇烟轻轻捏了一下,她才回过神来。

    “小禾,想什么呢?”

    为什么看着她露出一副失神的表情,纪荇烟甚至觉得,自己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不尽的难过。

    她喜欢何小禾,何小禾也喜欢她,为什么还要感到难过?

    纪荇烟不明白,但她总觉得,这一点对她来说很重要。

    于是她捏着何小禾的脸颊,再次问道:“刚才在想什么?”

    顾景禾舔了舔自己的唇瓣,她当然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女主,甚至不能让女主察觉到她的心思。

    “我在想,荇烟这么优秀,这么好,真的会喜欢我吗?”

    纪荇烟默不作声,看了她半晌,才低头在她下巴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顾景禾没料到对方会咬自己,更没料到她会咬在下巴上,捂着自己的脸颊,泪汪汪地看着纪荇烟。

    纪荇烟松开嘴,又轻轻舔了一下,“你很好,人长的漂亮,脑袋也聪明,又体贴温柔,我为什么不喜欢你?”

    “小禾,你只能看见我身上的优点,却看不见自己身上的好吗?”

    “能被这么好的你喜欢,我也觉得很庆幸。”

    顾景禾懵了一下,纪荇烟这一刻的神情太认真了,她的眼眸中含着满满的深情,低声说话的时候,顾景禾有种她是在对自己说的错觉。

    不是何小禾,也不是总裁,是真正的顾景禾。

    她不知道自己这一刻的神情有多惊讶,也不知道自己早就红了眼眶,顾景禾只知道,她的心跳的很快。

    从前她还能抵抗,是因为她没有感受过纪荇烟毫无保留的爱意。

    原来被人爱着是这样的感觉,就算对方什么也不做,她也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数不尽的深情。

    顾景禾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人人都夸她坚强,夸她独立,却不知道她之所以事事亲力亲为,累了苦了也从来不哭,是因为她知道,没有人会纵容她的任性。

    因为没有人会在她撒娇的时候笑着纵容她,所以她被迫学会了面对任何事情都冷静沉着,学会了看人眼色,更知道该如何调整自己的状态,让自己尽快适应环境。

    就因为在现实中遇不到,所以她才总爱幻想,幻想自己也能遇到小说中那样的霸道总裁,霸道不重要,重要的是,无论他对别人多坏,对自己都是特别的,会纵容自己的所有小脾气。

    没想到上一辈子等到死都没遇见,却在小说里拥有了一个这样的女朋友,可这份爱的前提是欺骗,要是纪荇烟知道了真相,还会像现在这样喜欢她吗?

    顾景禾突然落下泪来,她似乎不知道自己在哭,脸上的表情是呆呆的。

    纪荇烟吓了一跳,起先她以为何小禾是太感动了,可对方的表情不对劲,看上去绝不像是感动,更像是惶恐。

    为什么何小禾听了她的表白会这么惊慌?

    纪荇烟想不明白,眼下这样的情况也不允许她多想,她慌忙地伸手擦着何小禾脸上的眼泪,眉头紧皱着,“小禾,你别哭。”

    一向冷静的纪荇烟也露出了惊慌无措的表情,在爱情里,再高冷淡漠的人也都会为了恋人的眼泪紧张。

    “你怎么了,跟我说说好不好,不要哭。”

    上一次见到何小禾的眼泪时,纪荇烟心里只有疼惜,同时有些同情她的遭遇,可这次她只觉得心痛,想把何小禾脸上的眼泪一一吻去,再让对方露出好看的笑容。

    顾景禾伸手抱住纪荇烟,一边任由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一边呢喃着,“我该怎么办…”

    纪荇烟一个又一个轻柔的吻落在她的脸颊上,“没关系的,无论有什么困难,我们一起解决好吗?”

    “不要怕。”

    顾景禾哪能把自己心里的难处告诉她,只抽噎着说道:“你这么好,我控制不住自己对你的喜欢,该怎么办?”

    纪荇烟不知道这句话从顾景禾嘴里说出来有多么困难,她知道何小禾喜欢自己,只以为对方是心里不安。

    可又好像不完全是这样,纪荇烟说不上来,只能抱着何小禾,语气温柔地哄着她。

    “小禾,别怕,时间会证明一切。”

    “你不相信我也没关系,我会用行动证明我的感情。”

    “小禾值得的,你值得最好的。”

    顾景禾哭得更加厉害了。

    纪荇烟心里越发难受,甚至想鸽了顾总,小禾现在根本离不开她,去他妈的顾景禾,她不伺候了!

    “小禾,不哭了,我就在这里陪着你。”

    顾景禾抽抽噎噎的,哭的太厉害,她的脑袋更加晕了,她用自己最后一点理智,艰难地理解了纪荇烟的话。

    ??

    听对方的意思,好像是准备一直陪着她,今晚不去云间水岸了。

    顾景禾:!!!

    那怎么行?

    她被感情糊住的脑袋立马清醒了,这些情情爱爱都可以放一放,该做的任务还是要做的。

    顾景禾一边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哭声,一边小心翼翼地问道,“荇烟,你真的会一直陪着我吗,今晚也陪着我?”

    纪荇烟缓缓呼出了一口气,方才还有些犹豫的神色变得坚定起来。

    “嗯。”

    顾景禾:玩脱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纪荇烟对何小禾的感情,居然能压过她对总裁的忌惮。

    说的好好的事情,说推就推了。

    顾景禾突然又有些后悔,自己刚才不应该太过感性,结果搞得纪荇烟失去了理智。

    总裁定好的事情,是能推就推的吗?

    纪荇烟将自己的额头抵在何小禾的额头上,含情的桃花眼里带着缕缕笑意。

    “小禾,你不想我陪着你吗?”

    顾景禾:…

    顾景禾顿时又犹豫了,试探什么的,好像也不是不能再缓一缓,重要的是不能让女主起疑,对不对?

    她动了动嘴唇,“我想。”

    纪荇烟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今天是我们正式在一起的日子,晚上咱们就不自己做饭了,在外面订餐好吗?”

    顾景禾心里顿时闪过了四个大字:烛光晚餐。

    她吸了吸鼻子,刚才哭过的眼睛还是酸疼的,“有烛光吗?”

    “有。”纪荇烟将自己的嘴唇贴在何小禾的嘴唇上,说话时的声音几不可闻,“你想要什么都有。”

    顾景禾满意了,既然决定了今晚不试探女主,那得提前跟助理说一声,让他别来接人。

    与此同时,纪荇烟也在脑海中想道,既然决定不去了,得想个理由敷衍顾景禾才行。

    不然就说她姨妈来了?

    顾景禾总不能在这种特殊时期对她产生兴趣。

    纪荇烟一边想着,一边退开了一些,“小禾,那你来订餐吧。”

    她从房间拿出自己的iad递给何小禾,自己则拿着手机,组织着语句,准备给顾景禾发条消息。

    顾景禾抱着iad,趁纪荇烟低头打字,赶紧切换了微信大号,先是给纪荇烟发了条消息。

    “今晚不用过来了。”

    她准备再通知一下助理,字还没打完,顾景禾做贼心虚地撇了一眼纪荇烟,谁知却看见,对方也正静静地看着她。

    !!

    顾景禾吓得差点将手中的手机给扔出去,幸亏她反应快,稳住了脸上的表情,装出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荇烟?”

    纪荇烟笑了笑,“没事。”

    她只是有些惊讶,才想着要将今晚的事情给推了,谁知道顾景禾就先一步说不用去了。

    这未免也太凑巧了一些,简直就像是故意的,纪荇烟抬头看何小禾,不过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

    但当她重新低下头时,却不免微微皱起了眉头。

    怎么感觉小禾好像很惊慌?

    说起来,她好像并没有看iad,而是在看手机…

    纪荇烟抿了抿唇瓣,收起自己的手机,朝着何小禾走过去。

    她原本站在房间门口,何小禾坐在沙发上,两人之间的距离并不远,走路的时候,她一直盯着何小禾的手,也没见对方点击手机屏幕。

    她神色自然地坐在何小禾旁边,随意扫了一眼,微微停顿了两秒,看清了对方屏幕里的内容。

    “白菜可以和蘑菇一起吃吗?”

    纪荇烟不免露出了一个浅淡的笑容,“小禾,点好了吗?”

    顾景禾软乎乎地笑了笑,脸颊边有两个小小的梨涡。

    “我还在纠结…”

    她无比庆幸自己反应够快,系统也没有掉链子。就算在纪荇烟的注视下,自己没有时间将手机屏幕里的内容切换了,系统也能够帮她隐瞒过去。

    纪荇烟跟她商量着,点了不少何小禾爱吃的菜,要不是最后顾景禾按着她的手说够了,她还能再点更多。

    点完餐,纪荇烟拿过iad,不知道又在上面操作了什么,顾景禾也没在意。

    对方弄完以后,扔开平板,把她抱在怀里,用手抚摸着她的脸颊,柔声安慰她。

    顾景禾心里美的冒泡,就算跟纪荇烟聊一些很没有营养的东西,她也觉得高兴。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纪荇烟突然接到一通电话,顾景禾分明看到,她用手捂了一下听筒,避开了自己。

    好啊,这么快就有小秘密了?

    没说几句,纪荇烟就挂断电话。

    “小禾,外卖小哥好像不能上来,我下去拿一下餐。”

    顾景禾想起来她俩好像点了挺多,一个人拿着恐怕有点费力。

    “我跟你一起去吧。”

    纪荇烟按住她的肩膀,“没事,我去就行了,你在家乖乖等我。”

    顾景禾心里那种不对劲的感觉又来了,女主就是在瞒着她。

    不去就不去。

    她气鼓鼓地坐在沙发上,等纪荇烟出门以后,憋了许久的系统才终于冒出来。

    “妖孽,快把我宿主交出来!”

    顾景禾:???

    “你傻了?”

    系统哼了一声,“傻的是你,不是我。”

    “你看看你这副眼含春水,脸颊泛红的模样,这真的是我那个宁折不弯的宿主吗?”

    “是谁说自己是直女的?”

    顾景禾默了默,“你也不想想咱俩在什么频道。”

    她都被拉到百合频来做任务了,弯一弯不是很正常的吗?

    系统也无话可说,过了好半天,才小声问她:“这次不是在开玩笑了吗?”

    顾景禾脸上的笑容慢慢淡了,她语气正经了许多。

    “大概不是吧。”

    “你怎么就…”系统不知道该怎么说,虽然它一直很想吃瓜,也想看宿主由直变弯,但那是因为它知道宿主是直的啊,它只是开开玩笑而已。

    宿主怎么就没坚持住呢??

    “你不是一直都想让我跟女主假戏真做吗?”顾景禾笑了一声,“你为什么还这么不高兴?”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那是因为我没想到,你会真的喜欢上她。”

    “你别忘了咱们的任务。”

    其实非要说的话,它是不希望宿主爱上女主的。

    毕竟宿主对女主没感情时,都能因为同情对方而开小号接近她,这要是真喜欢上了,宿主还能狠下心对女主虐身虐心,天凉纪破吗?

    顾景禾呼出一口气,“你放心,我没忘我们的任务。”

    “现在完成了多少了?”

    系统看了看进度条,“完成了一半吧,前面的任务比较轻松,后面才是重头戏,别忘了,天凉纪破,纪家是要破产的。”

    纪家破产以后,无家可归的女主只能选择依靠总裁,被总裁羞辱,却又沉醉在总裁偶尔的柔情中。

    顾景禾背靠在沙发上,眼睛盯着天花板,没有聚焦。

    “我知道了。”

    系统见她一副伤心失望的模样,又于心不忍,劝道:“我也不是逼你,只要你捂好自己的马甲,确保总裁的剧情不崩,小号随便你浪。”

    顾景禾没接话,过了一会儿才问道:“我只要完成总裁该完成的剧情就行,至于这个剧情以后该怎么发展,都跟我们无关,对吧?”

    系统点头,“理论上来说是这样。”

    所以为什么,明明纪荇烟借着系统将剧情搅了个一塌糊涂,但宿主这边还能判定通过。

    她只需要确保自己做过那件事就行了,至于事情的后续发展如何,跟她没有关系。

    顾景禾点头,“我记得最开始的时候,你跟我说,做完任务以后,我就能回家了,对吧?”

    “对啊。”

    当初它就是用这个条件跟宿主达成了协议,宿主完成任务,它帮助宿主复活回家。

    顾景禾这次沉默了更久,“我必须要离开吗?”

    系统顿了顿,“这倒也不是,如果你想留下来也可以,但回家和留下来,你只能选一样,并且不能反悔。”

    顾景禾没说话,系统隐约明白了她的想法。

    “你想留下来?”

    顾景禾张了张嘴,“我…”

    她话没说话,门口突然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随后有人拉开了门。

    顾景禾扬起笑容,却在看见对方的下一秒,僵住了表情。

    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