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渣男被迫穿书后艰难求生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渣男被迫穿书后艰难求生: 第248章 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杨姐姐,你真的不看看么,衣服料子和裁剪都很不错呢!”

    崔莺莺走到杨帆的身边,小声的说了一句。

    “不用了,饭管饱,衣服能御寒,对我来说就够了,重要的是你开心,身体无恙,我就知足了。”

    付清华这个时候送衣服来,明显是说他还没有忘记自己的约定。

    他给的东西越多,越是值钱,那么相对的,对杨帆的期望也就越高。

    “我现在也很满足了,虽然这日子像是偷来的,但是能过一天这样的日子,就算是过一天吧,真的谢谢你了。”

    崔莺莺坐在杨帆边上的椅子上。

    “莺莺,你跟她们两个玩的很开心,你去找她们两个玩吧!我还是先看回书,只怕这天气不到春天是不会再暖和起来了。”

    “不想去,春草这个时候肯定是在劝春雨拿一件新衣,我们都穿着她们的衣服,其实给她们一两件新衣也是可以的。”

    崔莺莺淡淡的回答了一句。

    “哦,你现在居然还有这样的想法了,那我想问问你,你对她们两个怎么看?”

    “嗯,春雨吧,为人和善,知进退,懂分寸,是个好姑娘。

    春草吧,虽然有点莽撞,但是简单,有什么说什么,其实也不坏,我挺喜欢她们两个的!”

    大搞是怕杨帆担心,崔莺莺对两人都给出了很高的评价。

    “杨姐姐,你笑什么?”

    “没什么,你开心就好,我想问你,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这个世界全部都是假的,就连你的父母,还有我都是假的,你会怎样?”

    杨帆微笑着看着崔莺莺,但是很认真的说了一句。

    “你这话什么意思,爹娘就是爹娘,怎么还会有真的假的,我娘就生了我一个,想抱错都没有可能。

    还有你,又怎么会是假的,难道你真的跟我舅舅有什么秘密?”

    崔莺莺的声音越来越小,后来都几不可闻,她一脸惊恐的看着杨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的小命岂不是随时都会没有了。

    “我只是说假如,你也不用太担心,只要你好好的,一切都有我。

    但是你记住,包括我在内,你只管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内心,你看到的一切,都不一定是真的!”

    杨帆小声的,很严肃的说着。

    “好,我知道了,所以你之前说的要跟我一起归隐也是假的?就连你都不要我了?”

    崔莺莺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着转。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其实我想说的是,防人之心不可无。

    就像那两个丫头,她们其实也不是你看上去的那样,这样说你总该明白一点了吧?”

    杨帆最受不了一个女生这样泪眼婆娑的样子,干脆跟崔莺莺说了实话。

    “你这话什么意思?”

    瞬间,崔莺莺不哭了,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杨帆。

    “也没有什么意思,就是你不要把所有的属于你的秘密都告诉她们,不然我们可能会有麻烦,你应该清楚我们现在什么处境。”

    “她们两个就是监视我们的人?”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你只要跟之前一样就好,你本来就过得无忧无虑,很多事情都不知道。”

    “杨姐姐,那如果我把盛月娥之前跟我说的一些事情告诉她们了,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杨帆有些无奈,之前舅母长舅母短,说是如何疼她,现在居然就直呼其名,这他都没有说的秘密居然都告诉另外的两个小姑娘了。

    “这个要看什么事情,你只是这样说,我也不好分析!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现在太子跟誉王都想当国主,这些芝麻绿豆大的事情,没什么要紧的。”

    杨帆安慰着她说着。

    “不是,是比较重要的事情!”

    崔莺莺小小声的弱弱的问着。

    “她告诉我,等到了郦城,可以找到盛家,她还给我了一样东西,说交给盛大人,我有任何的要求,盛大人都会满足的,所以之前我想要离开这里。”

    “所以你是把这件事情,甚至是东西都告诉她们两个了?”

    崔莺莺先是点点头,然后很快的就摇头。

    “我没有跟她们说是什么东西!”

    “所以那东西,你现在随身带着?”

    崔莺莺点点头。

    “能拿出来给我看看么?”

    杨帆觉得事情可能比较严重,能让盛家那只老狐狸满足任何要求的东西,那肯定是相当重要的。

    “对了,这事你跟多少个人提起了?”

    崔莺莺想要从手上褪下那个镯子,杨帆稍微松了一口气。

    “.....”

    崔莺莺开始沉默,不知道是在思考,还是其他,重要抬起头,表情复杂,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杨帆有些担心。

    “我不太记得了,我当时好像在崔家的时候说过,当时心情很差,脑子很乱,我现在真的不记得在场的都有谁?”

    “好了,没事,不用放在心上,这些其实也没有太重要。”

    最严重的的后果无非就是太子一边有了个强有力的支持,但是如果崔莺莺知道是自己出卖了亲身母亲,还有自己的亲外公,这后果!

    杨帆想都不敢想,不过现在自己不说,太子和付清华不说,崔莺莺能见到的人确实比较有限,大概这辈子都不会知道了吧。

    想到这里,杨帆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又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空气中弥漫着油炸食物的香气。

    “好香啊,我们去看看她们做了什么好吃的。”

    她们这边都说完了话,想必春香她们那边也是了。

    “春雨,你还有什么是不会做的?”

    杨帆走进厨房就笑着说。

    “嗐,就是胡乱做些吃的,天气冷,吃点油炸的,心情也会好一点!”

    春雨抬起头,巧笑嫣然的样子,跟之前生气离开完全不一样了。

    “这里有些炸好了的,现在还有点烫,本来想等这一锅好了,就给你端过去,既然你们来了,就自己吃吧,就我们四个,也不用讲那么多的礼数了,筷子在那边。”

    春雨挤着丸子,春草在锅里搅动着,防止之前下锅的糊掉,两人配合的相当默契,看过去应该不是第一次合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