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全能影帝的马甲又掉了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全能影帝的马甲又掉了: 第122章 第122章 1+2更(捉虫)

    谢宏扬看着那视频里的内容, 久久不能平静。

    之前记者和警察都说这次公司被针对是受了谢玉赫的连累,他一直不信。

    眼前的视频却将他狠狠打脸。

    谢宏扬觉得自己像个傻|逼一样,这么多年待谢玉赫如亲子, 却一直被他耍得团团转。

    一股臭味从外面飘进来,谢宏扬眉头一蹙,这臭味他之前闻过。

    正好这时赵佩欣推门进来,她也没注意看谢宏扬的脸,就生气他之前不接自己电话,否则也不至于再次大老远跑到公司里来,再次遇上那个疯婆娘。

    她这辈子的脸全在这几天丢光了。

    一进门来就开始哭闹, 一会让谢宏扬替自己做主, 一定要开除门口那对敢对她不敬的保安,一会又质问他为何不接自己电话。

    以往谢宏扬挺宠赵佩欣, 看到她哭早就心疼死了。

    这次看到她哭心里却只剩下无尽的烦躁以及满腔怒火,尤其看到她身上如同粪坑里出来的样子,眼底的不悦显示而易见。

    当年谢霖丢了之后, 赵佩欣一开始很难过, 找了一段时间没找到, 加上她生孩子时伤了身子没法再继续生了, 就提出来领养一个孩子弥补儿子走丢时的遗憾。

    那时候谢宏扬宠她,这提议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反正对于谢家来说,多养一个孩子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哪知会领养一只白眼狼回来,诺大一个集团,就因为谢玉赫那个蠢货遭到了顾氏集团的报复, 这公司怕是要毁在他的手里了。

    这会再看到当初提议领养的赵佩欣, 连带着看到她同样烦躁和生气。

    又见她一来就闹, 谢宏扬想也没想一巴掌扇了过去。

    这一巴掌用的力气很大, 赵佩欣直接被掀到了地上,她整个人都懵了。

    那张保养很好的脸上,顿时就冒出来五个手指印。

    等反应过来时,捂着自己的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谢宏扬,脸上的火辣辣的疼痛感让她知道刚才的一切不是幻觉,“你打我?”

    谢宏扬拿起桌上的笔记本,扔到赵佩欣的身上,说:“你自己看看,你儿子做的好事。”

    赵佩欣强忍着要发疯的怒火移动鼠标,当看清上面的内容时,整个人也傻了,“这……怎么会呢?这视频是不是有问题?会不会是别人剪辑的?”

    “怎么剪辑?他要是没和绑匪站在一起说话,愉快地聊天,这些东西怎么剪辑得出来?”谢宏扬脖子上的青筋一根根立起,脸上的每一道褶子都表现出了愤怒的情绪,怒道:“谢家因为他,被顾氏逼得快要破产了,当年要不是你领养那个白眼狼回来,怎么会变成这样?”

    “破产?怎么可能。”赵佩欣有些紧张的说着:“咱们谢氏集团也是上市公司,怎么会说破产就破产呢?”赵佩欣知道公司出了些状况,却没有想过会这么严重,闹到要破产的地步。

    “我们谢氏是上市公司,可是放在顾氏集团面前,算个屁。我们每年的盈利连他们家一个分公司都比不上。”谢宏扬很是痛苦地说着让自己心碎的事实说:“再大的公司,对上顾氏集团也得完。”

    若是管理这公司的是父母,或许还能撑一撑,可这公司到他手里之后,这些年市值一直在缩水。

    赵佩欣这下也傻眼了,她是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若是破产了,那她就不是豪门太太了,在家没佣人,出门更没有司机了。

    吃的用的都要降低好多层次。

    赵佩欣从小出生在贫穷家庭,家里清苦从小到大也没穿过几件新衣,一开始出去打工时,租了一个连厕所都才只有十几个平方的小房间里,生活费要省之又省,连买件新衣都要攒一段时间才行,更别说戴那些好看的首饰珠宝了。

    后来凭着好看的模样,被选去当了艺人,她才开始享受到有钱人的生活。

    赵佩欣以前就发誓过,她绝对不要再回去过以前那种苦日子了。

    所以当初在娱乐圈时,哪怕圈子里有很多人追求她,她也从来没有考虑过。

    只因为当艺人再怎么出名,没有到达一定高度或者自己转幕后当老板,终究还得靠资本家。

    她既然想嫁,当然是要嫁给资本家当豪门太太了。

    享受了近二十年的豪门太太生活,一想到要去过那种苦日子,赵佩欣就忍受不了。

    谢宏扬还在那里生气指责着:“谢玉赫本事可真大啊,这么些年把我骗得团团转,我一个在商场里整天和一群老狐狸打交道的人,居然被他一个毛头小子耍得团团转。就昨天,我还为了救他放弃了自己的亲生儿子,被全网友骂我不配当爸爸,结果我得到了什么。”

    再看向赵佩欣时,眼底也满是埋怨,说:“这些年我一直忙于工作,谢玉赫都是交给你来带的。你看看你,都把他教成什么样了?娱乐圈里的那些肮脏手段全给学了。给顾氏集团继承人下药,他怎么胆子这么大啊?要是成功也就算了,偏偏没本事。”

    “你这什么意思啊?什么叫娱乐圈的肮脏手段,你几个意思说清楚。”赵佩欣反应过来,站起身来冲到谢宏扬的面前,抓着他的衣领就质问着:“这么些年,你就是这么看我的吗?”

    谢宏扬将赵佩欣的手拉下来,用力一推,说:“事情都这样了,你还想让我怎么看?当初为了娶你,我哪怕和家里人吵架也要把你娶进门,别人有的排面你都有。可你看看,你都回报了我什么?你把我整个谢家都害了。我妈当时就说,娶你我终有一天会后悔的。没错,我现在就非常后悔。”

    若是他当年按照爸妈挑选的,娶一个能力强对自己帮助性大的商业联姻,起码这种时候还有人可以救助。

    这些年公司里的事情全靠他一人操持,赵佩欣除了会花钱打扮自己,根本什么忙都帮不上。

    他后悔了,非常后悔。

    赵佩欣一听谢宏扬说后悔娶自己,受了刺激般的大骂着:“当初要不是你死皮赖脸追求我,说会一辈子对我好的,我怎么可能嫁你。当初追我的人那么多,你真以为我除了你,就没人可嫁了吗?公司要破产,那是你没本事经营不善,凭什么赖我?”

    本来谢宏扬就还在气头上,憋着一肚子的火气,被赵佩欣这些话一刺激,顿时失去了理智,又是反手一巴掌甩了过去,“你还敢跟我了算。”

    说着从腰上抽出皮带。

    赵佩欣见势不妙,想夺门而逃,被谢宏扬先一步将门锁上了。

    谢宏扬看着赵佩欣的眼神,狰狞又残忍说:“我没本事经营?要不是娶了你这么个没用的婆娘,我会变成这样?要不是你领养了那个白眼狼回来,谢氏集团会面临着倒闭?”

    面对谢宏扬凶恶的眼神,这下赵佩欣是真的怕了,一个劲的求饶着,可惜怒火中烧的谢宏扬没打算放过她。

    从前觉得非常珍惜的眼泪,此刻也成了加剧怒火的催化剂。

    半个小时后,谢宏扬打得也有点累了,看着地上被他打得只剩下半条命的赵佩欣,怒气也消了一部分,理智回归到了他的大脑。

    目前最重要的还是拯救公司,二话不说就前往去找胡海凤。

    尽管谢氏摇摇欲坠了,谢宏扬却还是想尝试一下。

    这个时候或许只有胡海凤才能救谢氏集团了。

    谢霖和顾少霆关系好众所周知,只要能让谢霖劝说顾少霆,这事还是有希望的。

    谢宏扬清楚之前谢霖就不待见他,何况还出了落江的事情,于是绕了一个弯,先去找了胡海凤,由她出面劝说谢霖。

    那边胡海凤得知谢霖受伤住院的事情,正着急忙慌地想要出门去医院。

    刚出门就遇上了赶来的谢宏扬。

    胡海凤二话不说抄起扫把就追着谢宏扬打。

    谢宏扬被打了两棍后也烦了,抓住扫把说:“妈,打我的事你先往后放放,现在公司都快被顾氏整破产了,您再不出手就真的完了。谢霖和顾少霆关系好,你去劝劝谢霖,让他出面……”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胡海凤一个巴掌打在了脸上,只见她怒道:“这辈子也没干过什么天理难容的事情,怎么就会生出你这么个没人性的东西。你是哪来的脸让我去当说客的?昨晚你干的事,到现在还挂在热搜上呢。现在我出门都担心被人认出来你是我儿子,怕被人戳脊梁骨骂啊。你不要这个儿子,可我还要这个孙子。你有脸提,我都没脸去见孙子。”

    谢宏扬早就猜到了胡海凤会生气,没有放弃道:“妈,我知道你生我的气,我也后悔了。可眼下还是公司要紧。您难道眼睁睁看着你和爸辛苦打下的江山事业,就这样没了吗?”

    胡海凤不在乎地说道:“就算真没了那也是命。当初我把股份全转给你,那公司就和我无关了,我也算是对得起你了。不管是不是破产了,这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谢宏扬:“您就我这么一个儿子,公司要是没了,我拿什么给你养老啊?”

    胡海凤:“从你不管谢霖开始,我就没指望你养老,我自己交了养老保险,我自己有钱,滚滚滚,你别让我看到你,从今往后我就当没生过你这个儿子。”

    以前来的时候胡海凤虽然也不待见谢宏扬,可也没到这种见面如仇人般的地步。

    这次看胡海凤那样子,要不是她上年纪了没力气揍人,估计真的要追着他打几条街了。

    胡海凤那边也没讨到好,眼看着她宁愿公司破产也不愿意帮他一下,让谢宏扬跟着一起埋怨上了她,临走的时候脸色也很不好看。

    胡海凤看着谢宏扬远去的身影,抹了下眼角的泪水,随后打车前往医院去。

    谢宏扬没能得到胡海凤的帮助,身心俱疲的他又不想回到公司,面临那些焦头烂额的文件以及下属一个个递过来的辞职信。

    回到家后,发现家里像是被洗劫了一遍似的。

    原本挂在墙上值钱的画都被抽空了,客厅里摆放的几个古董花瓶以及玉器全被砸碎了。

    谢宏扬像是想到了什么,赶紧回到了房间。

    果然房间里也被翻得一团乱,赵佩欣的很多衣服都不见了,尤其是那些贵重的珠宝首饰全没了,甚至连他平时收藏的名贵手表以及放在保险柜里的几根金条也没了。

    谢宏扬赶紧叫管家,发现没人应他,连其他佣人都不在。

    打电话问了才知道,一个小时前赵佩欣带着一身的伤回来了,她刚到家就把家里的佣人都派出去买东西了。

    谢宏扬气得把桌上的东西一扫而下,“贱人,你怎么敢。”

    家里值钱点的东西全被赵佩欣卷走了,能带走的都带走,带不走的宁愿砸了也没留给他。

    连车库里那几辆车子都被故意砸了几个坑出来。

    谢宏扬发火过后瘫坐在地上,四十多岁的人了,此刻忍不住落下了泪水。

    他当年真的应该听父母的话,不该娶这个蛇蝎女人的。

    不娶她,谢家就不会落得如此田地,他也不会落得如此田地。

    墙上挂着他们夫妻俩结婚时的婚纱照。

    谢宏扬穿着一身高定的西装英俊帅气,赵佩欣穿着一身手工缝制的婚纱美丽大方。

    照片中两人都带着幸福且快乐的表情,跟这会房间内一片狼藉的样子,简直成了鲜明的对比。

    谢氏集团并没有撑很久,在谢霖出事的第三天就宣布破产了。

    若是平时或许还可以找其他公司借点钱周转之类的。

    出了平江大桥的事,所有人都觉得谢宏扬脑子不好,很多人对他意见大,再加上这是顾氏集团要针对他,谁也不敢帮忙,万一被连累了怎么办。

    谢霖的伤势不重,就是又感冒发烧了而已,配了一些药,要不是陆斯年按着,其实醒来时就可以出院了。

    结果被按着硬是在医院躺了三天。

    出事的第二天,谢霖就发了微博告诉粉丝和网友,自己没事。

    除了胡海凤奶奶冲浪比较勤快早早知道了谢霖出事的消息,爷爷奶奶直到谢霖出院当天才知道。

    好在看到孙儿没事,俩老人家总算是心里欣慰了一些。

    出院后也没能投入到工作当中,陆斯年坚持他这次身体损耗有点大,需要再休息几天,其他人都表示很赞成陆斯年的提议。

    连住处都被强行安排到了香榭别墅去,胡海凤奶奶和李玉兰奶奶两人每天变着花样给他养身体,出院不到一周的时间,谢霖就感觉自己不易胖体质,脸上居然长出膘来了。

    出院后十天,谢霖再次接到了系统任务。

    【主线任务:两年之内成为国内影帝。】

    继上次的主线任务宣布都过去半年多时间了,谢霖还以为没了谢玉赫的主角光环和关键性剧情解决完,他就不再会收到主线任务了呢。

    陆斯年唇角含笑解释着:“这是‘全能影帝系统’,目标是要培养你成为全能的影帝。主角光环和剧情力量是阻碍你完成的任务的发展,解决了他们只是让你成为影帝的路上少了一些绊脚石而已。”

    谢霖整个人瘫坐着:“好吧。”这几天真有点想废了,老喜欢躺着,是该开始工作了。

    有目标的冲劲也挺好的,谢霖还是很喜欢这样工作的。

    和之前一样,系统筛选出了近期会立项或者已经在招演员的剧组剧本。

    第一部是喜剧片,谢霖刚刚才拍完一部喜剧电影,暂时不想再接触这样的类型了,担心连续两部电影都是同类型风格会被观众定型。

    第二部是悬疑片《空间》,看大纲简介还是挺有意思的,悬念拉得足足的,能被系统列入参考的,定然是好剧本。

    当看到第三部时,谢霖有点懵逼了。

    谢霖不确定地问:“《秘密》?这不是我写的吗?”

    陆斯年嘴角挂着浅淡的温润笑容说:“没错,就是你在看客文学网连载的第一本小说,剧本已经通过审核立项了,过段时间应该会开始对外招演员。”

    谢霖惊讶道:“这么快?”

    这部小说不止作者是他,连编剧也是谢霖自己,年前制片方那边曾通过网站找过他,想让他以原著的身份参与到这部电影的编剧,这样比较能保证质量。

    这种事情很多电影或电视剧都会这么做。

    一是原著作者最清楚一本书里面的人际关系和剧情了,二是原著作者参与到剧本改编,也是一种变相的宣传。

    那时候上一个支线任务完成了,主线任务在进行中还没结论。

    谢霖平时在空间能腾出不少时间,就答应了。

    没想到才过去短短几个月,就准备立项拍摄了。

    自己搞的剧本,谢霖当然最清楚剧本内容了,没想到陆斯年会把这部电影也例入参考项目里。

    谢霖问:“你没徇私吧,我写的剧本真有这么好吗?”

    陆斯年说:“我所列举的所有剧本,都是综合考虑过剧本内容、市场以及制作团队这些的,不存在徇私。是你确实很优秀。”

    谢霖问:“要不我选《空间》这部电影吧?感觉演自己写的小说剧本,挺羞耻的。”

    总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陆斯年款款温柔道:“可以,我不干预你的选择。反正现在关键性剧情都完成了。系统管理局那边对要求也放松了一些。主线任务选定了之后,半个月之内可以拥有一次随时更换的权利。另外支线任务也可选择接或者不接。”

    谢霖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的好事,看来他提前走完关键性剧情是个明智的选择。

    谢霖指着屏幕上《空间》的选项说:“那我就选《空间》这部电影吧。”

    陆斯年很快就给谢霖的第四个主线任务做上了记号,随后开始发布支线任务:“支线任务:以专业第一的成绩,成为一名法医。”

    谢霖看着这个支线任务,说:“这个时间线拉得有点长啊,想要成为一名专业的法医,还得高考时报考相关的专业学校,之后毕业。这起码得四五年的时间了。”

    陆斯年说:“你也可以选择不接受。”

    谢霖想了想问:“完成了有什么奖励吗?”

    陆斯年说:“没有。”

    谢霖开玩笑道:“斯年你们现在越来越不公平了,以前完成主线任务还有消除剧情力量的作用,完成支线任务可以消掉一些我的配角倒霉影响力。现在剧情力量的枷锁都搞定了,怎么连个奖励都没有了。”

    陆斯年却道:“这是‘全能影帝系统’,之前有奖励是帮助你对抗剧情力量而已。现在没有了剧情力量,就是正常做任务。你享受了在空间里100:1的时间流速,拥有了比别人多出来n倍的学习时间,这就是奖励了,当然失败的话会有惩罚。”

    谢霖问:“什么惩罚?”

    陆斯年难得严肃地说:“若是主线任务失败,我将不会再服务于你,你会失去我。”

    谢霖原本脸上嘻皮笑脸的表情一下子收了起来,抿了抿唇,非常认真的回答道:“我肯定会完成任务的。”

    《空间》这部电影正在对外招演员,之前还曾拿谢霖溜过粉。

    原本谢霖是想着以他目前的人气和演技,若是主动接触这部电影,拿下角色的成功率在九成以上。

    结果陆斯年去接触了之后,带回来的消息却是不同意他出演。

    谢霖疑惑问:“为什么?是觉得我外形不适合角色吗?”

    陆斯年摇了摇头说:“不是,是这部电影的出品方是慈坤电影公司。”

    谢霖一下子就明白了。

    慈坤电影公司就是原来谢玉赫所在的影视公司。

    这家公司创立有二十多年了,是老牌娱乐公司,捧出来过不少的大神。

    公司内部除了谢玉赫这样的当红小生,也还有影帝视帝这些,底蕴非常深厚。

    他和谢玉赫之间的事情,尽管错不在自己,可资本方哪里会跟你讲这么多道理。

    他们只知道谢霖毁掉了他们公司最赚钱的艺人之一,让公司承受了巨大的损失。

    谢玉赫是坐牢了他们没办法,这笔帐肯定要算到谢霖头上的。

    陆斯年说:“据我打听到的消息,慈坤电影公司正在找关系,想要把你未播的电视剧和电影给卡下来不让过审。”

    谢霖说:“《第13双眼睛》已经过审定下档期了,他们想卡也卡不住。《穿成我的死对头》这部电影虽然还未过审,可只要我个人形象没问题,没有成为劣迹艺人,上面就不可能故意不让电影过审。”

    广电局那边可不是一个娱乐公司想收买就能收买的,否则那搞对方岂不是很方便了。

    陆斯年说:“是的,所以他们真的不想让你的电影和电视剧上映的话,只能对你个人动手,让你成为劣迹艺人。”

    娱乐圈的各种肮脏手段很多,谢霖以前就见过不少好好的艺人因为没有妥协资本方导致被黑被陷害,声败名裂的。

    若是澄清的时间拖得稍微长一点,哪怕以后真拿出证据澄清了,事业也差不多全毁了。

    有些甚至直到退出娱乐圈消失在大众的眼前,都没能给自己证明清白。

    弱者是没有叫冤机会的。

    “我也不是他们想对付就可以对付的。”谢霖看向陆斯年,唇角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说:“斯年,之前不是说有一次更改主线任务的机会吗?我现在想要更改主线任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