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我成了人人趋之如鹜的宝物[快穿]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成了人人趋之如鹜的宝物[快穿]: 第59章 059

    他线条精致流畅的侧脸隐没在半边阴影中, 凤尾蝶似的羽睫盈落光斑,对楚琅笑吟吟地说着。

    程榭之并不像一位真正的神袛,更像是一个引诱玩家堕入深渊的妖魅。楚琅很多时候没有办法抽丝剥茧分辨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他也不向人开放内心。

    但楚琅颇为热衷于猜测程榭之的心思。他喜欢用自己的方式一点点来加深对程榭之的了解。

    就犹如此刻。

    楚琅:“你好像很期待这场游戏的最终结果。”

    “是吗?”

    程榭之不动声色反问,叫人无法从他的表情里窥出一丝端倪。

    楚琅却坚信自己的判断:“我看过嘉年华的规则手册,你在鼓励玩家们崩坏副本。”他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程榭之的表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你对于整个无限世界怀有一种恶意,有时候我觉得你那句‘毁灭世界’才是你心中的真实想法。”

    他说着不由得蹙起了眉头。

    按照正常的逻辑,程榭之身为整个无限世界的掌控者, 不应当生出这种“毁灭”世界的想法。

    他有这样的想法委实是十分奇怪的一件事。

    楚琅对此没有批判之意, 因此他的口吻也是淡淡的,不带任何情绪地陈述着事实。

    程榭之听着微微笑起来:“如果你觉得是这样, 或许它只是你的误会,又或者事实的确如此。”

    “谁知道呢?”

    他不置可否的说着。

    楚琅视角有种居高临下的意味,他由上而下地打量着程榭之, 没有对他回答再多加询问。显然他也明白程榭之绝不会主动戳破这种暧昧模糊的态度。

    两人心照不宣地将视线彼此错开, 像是约定了要遵守什么共同的秘密。

    ……

    江蕙衣在日历上提笔划掉一天, 心情并没有随着游戏进入收尾阶段而轻松。相反, 她的心情一天比一天沉重,除了进展缓慢的线索收集外,另一件事也让她不得不开始担心。

    ——楚琅。

    她蓦地想到楚琅那么痴迷于程榭之,几乎半放弃游戏地待在程榭之身边。他会允许其他玩家破解副本提前结束游戏,也提前结束他和程榭之见面相处的时间吗?

    对方不是一个可以用常理评估的玩家, 江蕙衣其实莫名地有点害怕他。江蕙衣忍不住叹气, 思考要是楚琅为了程榭之背弃玩家阵营, 他们这几个仅剩的玩家要如何应对?

    她并没有将自己的忧虑告诉两个同伴, 但两人都看得出她心情不好,只以为她是因为副本进度停滞一筹莫展,没有细想。

    陈知寒这几天通过各种手段终于打听清楚了这栋公寓的上一任租户的信息。他用马克笔将所有人连线起来,以“许薇薇”为中心,一张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呈现在玩家面前。

    江蕙衣房间里的前一任住户是许薇薇的闺蜜,神婆为许薇薇和楚琅房间内的上任住户合过八字,并且在促成他们中起到了很大作用。而公寓内其他人,那个酒鬼和许薇薇有矛盾,剩下的则和她没有什么联系。

    混血女郎:“很奇怪,许薇薇对外一直都极力否认自己和丈夫的婚姻关系。”

    “可能是包办婚姻。”江蕙衣猜测,“现代社会很多封建制的家长干得出这种事情,所以许薇薇会讨厌家里安排的丈夫也情有可原。”

    混血女郎:“如果她和丈夫关系这么僵硬,那么对方想杀死她也不是完全没有理由。”

    “不。”陈知寒冷静地反驳,“我认为不仅如此。许薇薇身上的怨气很重——我们都见过她了,不是蒙受了重大痛苦和仇恨,她身上不会有那么浓厚的怨气。”

    江蕙衣手中记录的笔转了几圈,轻轻咬着下唇,没有说话。

    她的思绪有些混乱,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她只好干巴巴地说:“我们的速度不要太快了……要务必保证每一步推论都有充足的证据支撑,以防万一。”

    陈知寒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接过话来:“许薇薇应该就是这个副本最大的boss了,咱们确实该谨慎一些,但是现在时间快不够了,咱们能破解副本多少是多少。”

    混血女郎没有听出江蕙衣话中的奇怪,表示赞同。

    江蕙衣轻轻“嗯”了一声,想了想,打算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张了张喉咙,没有发出声音。

    陈知寒:“许薇薇应该还会找上门来,大家要注意保持应对。无论什么时候,大家要注意保持相互联系。这个副本已经到了尾声,所有的副本nc攻击能力都比以往强,你们要提防它们。”

    江蕙衣没有再说些什么,将目光投向陈知寒手绘的人物关系简图:“……我总觉得好像还差了点什么。”

    有种不对劲的感觉,但是说不出。

    混血女郎凑过去一望:“是不是还少了我们的房东啊?”

    江蕙衣与陈知寒下意识对视一眼,从彼此眼睛里得到肯定的答案。

    江蕙衣眼睛垂了垂,她果然被误导了。她太过在意程榭之作为主神的身份,一时间完全忽略了真正的“房东”应该是鬼怪。

    这座公寓除了玩家们,都是早已经死去的“鬼”。

    “既然这样。”陈知寒沉吟着,“除了许薇薇的死因我们已经知道了一部分,剩下的房客的死因就是解开这一局谜题的关键。”

    “我们要加快速度。”

    与此同时,系统也在对程榭之说:“我们必须要加快速度了。”

    因为无限世界的特殊性,它在宇宙时空的坐标一直在不断变化,这一次再过不久,它就会接近另一个世界,程榭之必须要在两个世界重新远离前跳跃时空坐标,否则只能在无限世界继续待很久,才能得到下一个可跳跃世界的靠近。

    系统用最标准的冷淡机械音向程榭之报告结果:“副本小世界和无限主世界接轨的地方开始出现轻微裂痕。前任【主神】留下来束缚小世界的枷锁也逐步脱离。宿主,恭喜你,你想要世界毁灭的梦想恐怕马上就要实现了。”

    程榭之神情淡淡。

    这是大批玩家短时间大量重复攻克同一个副本世界带来的结果。玩家的力量不容小觑,对副本小世界必然造成影响,前任主神有时间来修补这些细碎裂痕,不过程榭之并不打算这么做。他甚至恨不得这些裂痕越扩越大,遍布整个世界,最后“咔嚓”一声巨响,整个无限世界分崩离析,化为一片虚无。

    “继续吧。”

    程榭之淡淡道。

    系统看了看玩家的进度条,想了想,衷心地给程榭之出主意:“宿主,这些玩家恐怕要很久才能达到您想要的结果。而且随着副本世界与无限主世界的裂痕扩大,玩家伤亡率也会随着增加。……虽然他们只是意识体,在副本中不会真正死去,可是根据嘉年华的游戏规则,玩家一旦失败不允许复活……”

    在游戏中,玩家身为意识体可以不断复活,是前任主神对玩家们隐藏得最深的真相。那些游戏失败的玩家,并不是真的就死了,而是被主神吞噬,然后转化为控制玩家们的能量。循环往复。

    虽然程榭之不会去吞噬嘉年华里被淘汰的玩家,可这样下去,能够去破解副本的玩家会越来越少,对达成程榭之的目标不利。

    系统未尽之意说得很明白,它知道自己无需再多说什么了,急忙将自己的建议和盘托出:“我觉得玩家里最靠谱的还是楚琅,他一个人就抵得上一大群玩家了。您可以和他商量让他采用手段崩坏副本,降低无限主世界对副本的控制权,加大和无限主世界的裂痕。效率会提升很多。”

    系统的能量不足以解除无限主世界对全部副本的控制与束缚,因此一切都只能寄希望于这些玩家身上。

    “他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系统诚恳地说,“即使实际上他可能不是那么好说话,但只要宿主您愿意稍微牺牲一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