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搞事马甲不能掉[综漫]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搞事马甲不能掉[综漫]: 第46章 手指

    他们两个走出了咖啡店, 而雪原宫真琉还坐在原位,他听着太宰治和五条悟的谈话,面无表情。

    等他们走得远了, 笼罩咖啡店的纳米机器人,“滞空回线”接受不到消息,雪原宫真琉才放下了警惕,他碧色的瞳孔一片冷漠,呈现出无机质的光泽。

    “滞空回线”是理事长的能力,他这次不依靠系统,而是靠着共情的瞬间, 卡牌之间的微妙联系, 撬动了一些理事长的能力,遍布整个咖啡店的纳米机器人“滞空回线”, 就是能力之一,因为是提前使用,所以只能面前笼罩咖啡店范围。

    理事长的所谓“愿望”, 只不过是谎言而已, 一开始是雪原宫真琉为了让其他人确信这些超能力者都是真人所编造的谎言, 后来随着他建立的每个人设的加深而深入人心。

    雪原宫真琉无意探知他们的过去, 但是骤然听到死人复生这种话,还是有些感叹。

    不是为别的,因为他本人,就是个死人。

    如果不是遇见了系统,获得了复活的机会, 他毫无疑问地会变成第十学区里面的一捧无名骨灰, 就好像他遇见的暗部里面的大多数人一样, 就好像他曾经的同类——研究所里面的实验体“弃童”一样。

    如果他编制的内容真实存在, 那么理事长拥有可以复活死人的能力吗?

    雪原宫真琉思考了一下问题。

    不能,无论如何,理事长还是人类,而复活算得上是“神”的领域。

    但是理事长,也就是亚雷斯塔本人,是不会选择成为“魔神”的。

    现在的系统能够复活他,是建立在他的灵魂实际上没消失的情况下,才成立。所谓“复活”,本质是在他原本的世界,重新为他构筑一具跟原本一模一样的,可以乘放灵魂的躯体。

    但是那些早就死亡了的,不知道灵魂还存在不存在的人,雪原宫真琉觉得系统大概不能复活。

    “看来大家都不容易啊。”他轻轻叹息了一句。

    别的地方,即使没有理事长的存在,也都在诞生着各自的悲剧。甚至理事长本人,也是出于想要减少更多的悲剧才建立的学园都市。

    死亡是毫无置疑的悲剧,悲伤的却不是死掉的人,而是活着的人。

    也正是因为死亡对还活着的人的影响,它才会被称为悲剧。

    不过,已经死掉的雪原宫真琉和以上的人有所不同。

    不是所有死亡的人都会为活着的人带来悲剧。

    好歹那些死掉的人,都有人愿意为了他们的复活付出努力,而雪原宫真琉这个死人还得自己死后打工,赢取复活机会。

    真惨啊。雪原宫真琉想了想。

    无论是在学园都市还是在这里,他都没有跟人建立起足以让别人在他死后怀念他的关系。

    在学园都市的时候,雪原宫真琉过着独来独往的生活,没有父母,没有朋友,是消失了也不会有人注意的存在,而在这里,或许会有人想起一方通行,或许有人会记得御坂美琴,或者有人会怀念食蜂操祈,但是,不会有人记得幕后的雪原宫真琉,他们甚至不知道,跟自己日夜相处,亲密会谈过的人,本质上都是现在坐在咖啡店里面发呆的少年。

    一方通行有武装侦探社的人作为同伴,食蜂操祈跟森鸥外是比伴侣更亲密的合作关系,御坂美琴和中原中也是好朋友,垣根帝督被五条悟作为学生,而雪原宫真琉什么都没有。

    他跟这个世界,毫无关系,唯一算的上联系紧密的人,也不过是他自己的马甲一方通行。

    没有人了解真实的他,没有人知道他背地里面付出的努力,也没有人会为他的经历发出一声叹息。

    即使他现在立刻死掉,也不会有人真心记住他。

    觉得孤独吗?

    雪原宫真琉站起身,静静地收拾桌上残留冷掉的两杯咖啡。

    系统球球:【不,请您不要这么想,如果您真的不幸死掉,至少我会记得您。】

    雪原宫真琉停顿了一会儿:【……谢谢。】

    【估计是作为失败案例的宿主,对下一个宿主进行教育时候提起吧,虽然是这样,但是我勉强有开心一点。】

    系统球球:【不是这样的。】

    雪原宫真琉:【没事,我没有伤心,我也不会感到孤独。】

    【一开始我的选择就是这条空无一人的道路,朝着最终目的努力,我做的事情都有意义,都会让我向着目的更进一步,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会觉得孤独呢?】

    【更何况,我从来都是一个人,所以我永远不会感到孤独。】

    系统球球:【是,您说得对。】

    它在桌子上弹了弹,看着雪原宫真琉的背影发呆。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无论您选择什么样的道路,您始终是一个人啊……】

    系统的小声感叹,并没有被雪原宫真琉听见。

    食蜂操祈在港口afia的办公室内揉着头,使用的能力有些多,她感到头疼。

    “精神系的异能力……”

    港口afia内部,因为有中原中也坐镇,是几乎没有咒灵存在的,诅咒不会在荒霸吐所在的地方诞生,这其中的原理不得而知,但是好用就行。

    这条信息也是五条悟早就告诉过食蜂操祈的,同样是食蜂操祈在港口afia内部使用这么多次能力,却没有诞生较大诅咒的原因。

    现在,五条悟又告诉她,精神系的异能力者,因为天生可以引起其他人情绪波动,对他人的精神造成干扰,所以更容易导致咒力外泄形成诅咒和咒灵,反过来,如果咒灵吃掉精神系能力者,得到他们先天积累的咒力,会变得更强。

    这点就不太妙了。

    港口afia内部,可不止食蜂操祈一个精神系的能力者,还有另一位,一只眼中同样闪烁着星星的孩子,q,也是精神系。

    食蜂操祈这种直接脑控型的,产生的咒灵和诅咒还算不上什么,像是q那种侵袭其他人精神,导致负面情绪暴增的脑髓地狱,单单是使用就能造成一大堆诅咒产生,极其可怕。

    也因此,当年q发生的事情,后续死的不止是港口afia的人,还有咒术师,他后续被太宰治抓住,严格看管起来。

    “有中也在,不会出现问题,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森鸥外目睹了刚刚她和五条悟的对话,反过来安慰她。

    食蜂操祈:“虽说如此,但是,之前横滨也没有出现过这么多咒灵,还是特级的,以前最多在擂钵街出现过一级咒灵。”

    “一方通行出现那次,是特级咒胎,现在,他又碰见特级咒灵,明明特级咒术师现在也只有三个吧,当特级是大白菜吗?为什么会这样。”食蜂操祈揉着眉心。

    森鸥外:“可能是他比较吸引咒灵,我听说,五条君的术式和他很像。”

    “真想把这家伙也赶出横滨啊……他应该庆幸自己被太宰君捡回去了才对。”食蜂操祈道。“武装侦探社的社员,想要赶走就很不容易了,他们有点护短。”

    森鸥外:“……”

    这句话就是变相承认,垣根帝督是她设计坑出去的,虽然已经有心理预期,但是直接从食蜂操祈嘴里面听她承认,还是会有种大石头落地了的感觉。

    幸好,他们不是敌人。森鸥外心想,在某种程度上还是合作共赢关系。

    “说起来,我也很奇怪,明明只有咒术师才能对付咒灵,为什么一方君也可以。”森鸥外仔细看食蜂操祈。

    “我知道你们异能力者和超能力者有不同的地方,所以,超能力者们都可以对付咒灵吗?还是只是他特殊呢?”森鸥外若有所思。“虽然有些特殊的异能力者也可以对付咒灵,但是这么多年,我只见过中也君,还有太宰。”

    如果超能力者全都能祓除咒灵,那么御坂就用了多样化的用法了,没准还能把外聘的咒术师全都解雇了呢。森鸥外心想。

    食蜂操祈:“没有试过呢,我觉得应该不可以,毕竟第一位可是和后面的超能力者都有壁在的,他可是理事长最满意的作品哦。”

    “总觉得那些特级咒灵聚在一起有阴谋在,让我不能安心。”

    森鸥外了然点头,食蜂操祈自己一向都是最大的幕后黑手,这种超出控制的事情会让她感觉到不安。

    “咒术师们会处理,你姑且放宽心,异能力者的事情和咒术师的事情从来都是分开,也只有某些极其特别的个例,会把两者联系在一起。”森鸥外道。

    食蜂操祈:“那些咒灵不是被一方通行给打伤,而据说精神系的异能力者对他们来说是很好的补品,我担心这一点,无论是q还是我。”

    “这么这几天就减少他的外派任务吧,”森鸥外遗憾,“如果你,或者御坂能对付咒灵就好了。”

    “虽然我认为没有必要,因为这是中也任职的地方,一般咒灵都会退避三尺,这么多年都是这样。”

    “我决定了,这几天,就暂时把q放在首领办公室吧。”食蜂操祈道。

    森鸥外:“???”

    “食蜂小姐是认真的吗?”他禁不住生出几分惊讶来。

    现在的港口afia可没有太宰治,经不起q二次折腾,把他关起来对谁都好。

    “我不建议这样做,太危险了。”森鸥外道。

    但是要是食蜂操祈执意的话,他也没办法,毕竟现在食蜂操祈拥有实权最大。

    森鸥外在害怕?食蜂操祈察觉到这一点。

    看来当年q的事情确实给他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阴影。

    “算了,增加对q那边的人手,找咒术师看护,务必让他安全。”食蜂操祈道。

    森鸥外暗自松了口气,他不想在首领办公室工作劳累想要休息的时候,一抬头看见的不是自家的亲亲爱丽丝,而是另一个让人头大的扭曲正太。

    森鸥外:“不过食蜂小姐,咒术师是我们外聘的,增加任务可以,但是要加钱。”

    雪原宫真琉听见这话,忍住了拨打五条悟的电话的冲动。

    现在宿傩的手指还没有研究透彻,不能卖——

    食蜂操祈:“我突然想和太宰君合作了。”

    森鸥外警觉:“?”

    食蜂操祈叹着气回答:“太宰君可以消除五条周围的屏障,这样我就能对他进行心理掌握,获取他的财产了。”

    森鸥外:“这是个很有可行性的计划呢。”

    他果然也心动了,雪原宫真琉心想。

    下水道里面,从一方通行手下逃生的咒灵们围在一起聚会。

    漏瑚被花御抱着头,浑身上下哪里都不舒服,鉴于他只剩了个头,所以其实他是头疼。

    他的头甚至是自己的同伴拔掉的,目的就是让他别在一方通行手底下死了,漏瑚不怎么高兴,要是一开始就逃跑,他不会现在只剩个头,还要花费咒力重新塑造身体,导致战斗力降低许多。

    谁知道,恰好碰见可以杀伤咒灵的异能力者呢?这得是多倒霉。

    真人也没有比他好到哪里去,半边身体都炸开,现在靠着无为转变勉强支撑,要不是陀艮最后关头拼命控制咒力,制作了水保护罩,估计他跟陀艮都要死在一方通行手下。

    “横滨什么时候又有可以杀伤咒灵的异能力者了。”真人抱怨着,看向一边的假夏油杰:“喂,就数你跑得最快,什么伤都没有受!”

    假夏油杰风平浪静,脸色都不带变化的:“我也抵抗不了他,留下来只会碍手碍脚,妨碍你们战斗。”

    真人:“呸。”

    漏瑚心情不好,没有说话,倒是花御开口。

    【¥…¥!】(关键时候抛弃同伴逃跑,我们咒灵不会这样。)

    假夏油杰面对指责仍然一脸平静:“这是要翻脸吗?我们当前的目的相同,只要有人活下来,就能完成我们的目标,在这一点上,我们利益一致,我是想要增加完成目标的机会,保存力量才做出决定。”

    真人:“理由真多。”

    “不说这个,”假夏油杰看向漏瑚,“下次不要再冲动行事,这里是横滨,异能力者众多,不是东京。”

    漏瑚:“知道了知道了。”

    假夏油杰:“我也不是什么都不做,在等你们的时候,我搜集到了一些信息,他叫一方通行,是来自名为学园都市的组织。不幸的是,你们打倒不了他,而狱门疆只有一个,庆幸的是,他在完成自己的目标之后就会离开这个世界。”

    “暂时停留而已,异能力者也不会管咒术界的事情,在他身上应该也适用,今天这次对付我们,可能是漏瑚宣称要杀光整个店的人触怒了他,下次躲着走就行,目前需要对付的是五条悟。”

    漏瑚:“对啊,五条悟!”

    “就是可惜不能再跟五条悟打一场,喂,你的那个狱门疆可收好了,那是我的收藏品!”漏瑚虽然只剩个头,但是依旧嚣张。

    假夏油杰:“五条悟的某项能力跟一方通行差不多,如果你还想再送死一次的话,我倒是不介意。”

    漏瑚:“……”

    “就让你再多保管几天。”漏瑚声音变小。

    “行了行了,没人死亡就好,不是致命伤,养个几天就能恢复。”真人懒散道。

    “总体上,我们只付出了重伤的代价,等等,宿傩的手指。”他摸向身边的时候,突然发现少了什么。

    假夏油杰:“在战斗的时候弄丢了吗?可能是在现场的吧,要去找找吗?”

    真人:“大概已经被到场的咒术师收走了,可恶。”

    他露出孩子气的一面,愤怒:“还没有来得及使用,那边可是好不容易抽中了宿傩的容器诶!”

    “你想要用吗?如果是咒术师回收的话,那就已经放置在天元的结界下,不好拿到。”假夏油杰思考,

    “但是还是有一种可能的,没有被在场的咒术师发现,而是被一方通行收走。”

    漏瑚激动道:“那不是更没有拿到的希望了吗?!谁能从那个怪物手里面拿到宿傩的手指啊!”

    “反正我不行。”

    气氛一时间陷入了僵持。

    “不用宿傩的手指应该也可以吧,随便放个什么咒物过去,同样可以吸引咒灵。”假夏油杰说。

    “更何况那根手指,本来用途就打算是回收……如果是咒高还好,是一方通行的话,不知道他会不会还给咒高,既然他能够看见咒灵,并且打伤你们的话,那根宿傩的手指,没准他也能使用。”

    “这就有点麻烦了啊。”

    真人听见假夏油杰的话挠了挠头。

    “不能直接杀掉一方通行拿到手指,是不是可以用其他方法试试?比如,他有同伴吗?你不是说他出自名为学园都市的组织?”

    假夏油杰想了想:“目前,已知跟他同为学园都市的人,有两个,港口afia现任首领,精神系能力者食蜂操祈,和电磁系能力者御坂美琴。”

    “虽然他加入了武装侦探社,但是就目前来看,归属感并不强,他现在四处活动的目的仍然是为了寻找学园都市首领想要之物。”

    “精神系能力者……”真人舔了舔嘴角。

    “港口afia还有另外的精神系能力者,q,他的能力对生成咒灵很有帮助。”假夏油杰继续说,目前就他知道的信息最多。“你们想要试试吗?”

    “可惜港口afia有中原中也在,不过,那家伙的话,一个特级应该可以对付,或者把他调开就行。”真人道。

    “之前横滨遭受过破坏,本来应该产生大量咒灵,却被人用精神系能力消除了恐慌等负面情绪,做到出这种事情的,应该就是那位港口afia的首领食蜂操祈了。”假夏油杰思考了一下道。

    漏瑚:“这么强的精神系,她身上一定有很多人累积的诅咒……”

    假夏油杰:“但是食蜂操祈不能吃掉,你可以对准q,据小道消息称,一方通行是毁坏大半个横滨的罪魁祸首,港口afia出手帮他,就是因为他们的首领食蜂操祈和一方通行来自同一个组织,或许我们可以绑架食蜂,换回一方通行手上的宿傩手指,这个计划可比直接从他手里面抢的可行性大得多。”

    “前提是,手指确实在一方通行手里面。”

    “问题来了,你们谁去确认一下吗?”

    真人:“……”

    花御:“……”

    漏瑚:“……”

    陀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