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看见太子气运被夺后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看见太子气运被夺后: 第49章 第49章

    第49章

    该说的都说完之后, 秦昭昭没再多待,很快就跟英国公告辞,拎着他让人给她打包的糕点果子回家了。

    英国公目送她离开后, 背着手转过身,看向了旁边正皱着个脸的穆霁:“怎么?觉得昭昭提出的条件太难,想放弃了?”

    “我才没有!”穆霁想都没想地说完,回神觑了自家老爹一眼,“我、我这不是在想, 该怎么做才能让自己变得更俊一点么……”

    英国公:“……你觉得你的问题, 仅仅只是长得不够俊?”

    “……我知道我文武都不行,性格脾气也不符合她的要求,但这不得一个一个慢慢改吗!”穆霁有点挂不住脸,说完挺起胸膛给自己找补道, “再说这些都只是小事儿, 努力改改就行了, 最后那条才是最难的, 但我能做到啊, 这不就已经成功了一半?”

    “你确定你能做到?”英国公一脸不相信地呵了一声, “这可不是一年两年,是一辈子都只能对着她一个, 不能再有别的女人。你也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和你那群狐朋狗友出去到处玩,更别说喝花酒包戏子了, 这你也能做到?”

    “有什么不能, 他们会的秦昭昭都会, 玩的还比他们都好。我想玩, 找她陪我就够了。”至于那些什么花娘戏子的, 他也就是学人家养着玩,根本没正经碰过她们,所以不养就不养了呗,反正也没什么意思。

    “那你屋里那个秋月呢?你打算怎么处理?”

    秋月是穆霁最叛逆那阵子背着英国公偷偷收的通房丫鬟,也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他对她不算十分喜爱,但多少有些情分,闻言愣了一下才抓抓头说:“我会给她一笔银子,放她出府另嫁。”

    这还差不多。

    英国公板着脸哼了一声:“老子早让你这么做了你就是不听,非得等昭昭彻底对你失望了之后你才知道后悔,你说说你,是不是个贱骨头!”

    “是是是,我是贱骨头,您老最英明!”穆霁这几天被他骂得都疲了,这会儿也不在意,只凑过去竖起大拇指,嘿嘿地笑说,“说到这,还是您了解昭昭啊爹,知道我要是继续硬追着她让她别退婚,只会把她越推越远,反倒是马上道歉退婚,再用哥哥的名义接近她,能让她重新接受我……还有这个只是私下退婚,先不把消息外传的招儿,真是妙啊!”

    “妙什么妙,这缓兵之计只能用一时,你以为能拖得了一世?有这功夫在这嘚瑟,还不如赶紧想想怎么做才能让昭昭回心转意!”英国公嫌弃地斜了他一眼,而后转过身道,“不跟你废话了,老子给昭昭挑人去了。”

    “挑人?”穆霁一愣,纳闷道,“挑什么人啊?”

    “当然是合适的成亲对象。”见倒霉儿子一下瞪大眼,英国公不由停下脚步,呵呵冷笑了一声,“看你这样子,该不会以为我是在帮你哄着昭昭玩吧?做梦呢,我既然答应了她,那就一定会说到做到,不然岂不是辜负了那孩子对我的信任?至于你,要不是看在你是我亲生的份儿上,老子早就让你有多远滚多远了。这也就是想着子不教父之过,才会昧着良心帮你争取来这么次机会。可也就这一次,不会再有下次了,该怎么做你自己掂量,能不能成功那也是你自己的事,老子可不会再插手。”

    前一刻还觉得父爱如山的穆霁:“……!!!那你不能真的给她找对象啊!这要真找着合适的了怎么办?!”

    英国公冷酷无情道:“那就说明你们缘分不够,你趁早给老子死心,以后也不许再去打扰人家的生活。昭昭那么好的姑娘,你不知道珍惜,有的是人珍惜!”

    穆霁:“……”

    穆霁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哪里是父爱如山?分明就是父爱如山崩啊!!!

    不管穆霁怎么闹,英国公还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认认真真地给秦昭昭挑选起了合适的对象。

    他这么做一是因为真心疼爱秦昭昭,希望她能过得幸福——哪怕这幸福不是自家倒霉儿子给的。二是意识到轻易得来的东西不会被珍惜,只有让穆霁为秦昭昭拼上小命,他才有机会把秦昭昭追回来,往后也才会好好对她。

    穆霁见此又急又气,可实在搞不定他爹,最终只能认命。又见他爹一有空闲就拿着京中适婚男子的资料挨个看,他心里紧迫感与日俱增,也顾不上别的了,忙按照秦昭昭那几个条件捣鼓起了自己。

    于是英国公府的下人们就发现,他们家二公子变了。

    一是形象变了——变得更会打扮,看起来也更俊了。二是性格变了,没从前那么任性自我了不说,待人处事也温和了许多,甚至某些时候,还能看出点难得的沉稳来。三是开始上进了,不但不整日出去浪了,听说还开始读书习武了!

    果然人都有长大的时候啊!

    英国公府的下人们因此感慨不已,心里对自家二公子的评价也变好了不少。

    然而穆霁真正期盼能对他改观的人,也就是秦昭昭,对此却没有任何感觉。

    因为她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穆霁身上了,就算穆霁隔三差五就会找借口出现在她面前,她也只是随口应付几句,无心跟他多说。当然穆霁身上那些的变化,她不是完全没有发现,可这跟她已经没关系了,所以她从不多问也从不在意。

    穆霁:“……”

    就很沮丧,还很焦虑!

    秦昭昭却不知道这些,这会儿的她正在张娴家里,听她说今早刚刚轰动京城的一个大案子——齐王谋逆案。

    “……听说是在贺州那边私藏了几座铁矿,暗中铸了不少兵器,被圣上派去的人给抓了个人赃并获,这才惹得龙颜大怒,彻底失了圣心。宫里那位多年来一直圣宠不衰的白贵妃听说这消息后,当即就要上吊自尽,以死谢罪,也是因此,圣上才勉强饶了齐王一条命,只把他贬为废人圈禁起来。只是这么一来,包括白家在内的齐王党羽下场就不好了——圣上心里那些火,总要有个去处的。所以白家几位主事者,还有以安郡王父子为首的数十位齐王拥护者,都落了个斩首示众的下场。安郡王府的郡王封号也被夺了,白家更是举家被抄,男的罚没为奴,女的充为官妓。另外还有不少人家也受了牵连,听我爹说,接下来几日还得死不少人,真是罪过。”

    张娴说到这不忍叹息,末了才又抚着胸口庆幸道,“幸好你我两家都没有人被牵扯到这事件里去,不然就太可怕了。”

    秦昭昭没说她家差点就被卷进去了,只跟着点头说:“是啊,幸好。”

    幸好她认识太子殿下,幸好太子殿下提前提醒了她,也幸好她说动林氏阻止了秦蓉蓉,不然明天上断头台的,可能就是秦家众人了。

    她想着就有些后怕,不过因为心里早就有数,倒也没后怕太久,只又赶紧回家卤了一锅香喷喷的卤肉,这天下午去玉京园时,给太子殿下带了过去。

    ——太子殿下应该挺喜欢这卤肉的,范戟说她上次给他做的那些,他一下就吃完了呢!

    这让秦昭昭觉得开心,做起卤肉来也更用心了。然后为了避免上次的尴尬,她特地多打包了几份过去。没想到这次谢无期和范戟都不在,秦昭昭进屋后,只看见了殷溯一个人。

    她有点奇怪,但也没多问,只乖乖上前行礼,然后递上包装最仔细的那包卤肉,认认真真地与他道了个谢:“若不是殿下提醒,秦府只怕也逃不过这一劫,真的很谢谢殿下,您的大恩臣女定永世不忘!”

    正在想该怎么跟她说,他打算娶她为妻的殷溯回神看她:“……永世不忘就不必了,不是都说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么,你若真想谢孤,不如以身相许吧。”

    秦昭昭整个人猝不及防地一呆,片刻突然抬起头冲他眨眼:“好呀。”

    本以为她会被他惊到,没想到真正被惊到的人是他自己的殷溯:“……当真?”

    答应得那么快,她是不是早就觊觎他了?

    想起秦昭昭平日里馋他手的样子,一直在想自己就这么开口,会不会有些突兀的太子殿下顿时剑眉一挑,觉得自己真相了。他往后靠在椅子上,慢条斯理地打量她了几眼,片刻才嘴角微勾地用“那孤就勉强满足一下你吧”的眼神看向了她。

    结果下一刻,就见眼前的少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不行憋住了!”

    殷溯:“……???”

    “没想到殿下竟也学会一本正经地开玩笑了!”秦昭昭边乐边冲着他得意道,“怎么样?臣女的反应也挺快吧!”

    殷溯:“……”

    殷溯那点若有似无的笑一下僵在了嘴角。

    他脸色微黑地瞪着这憨丫头,好半晌才神色淡淡地重新开口:“孤没跟你开玩笑。” w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