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综英美]冷核聚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综英美]冷核聚变: 第63章 63

    特洛伊手里还留着最后一枚, 权当留作纪念。

    这种礼装的造价不低,但也没到让魔术师感到困扰的程度——因为从功能实现的角度上来看,有着各种各样令人觉得不便的地方。

    首先, 为了防止被更危险的魔术师提前看穿并且警戒,它在平时就真的只是个普通纽扣,最大限度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其次,即便持有人进入战斗,并且因此而负伤,这枚礼装也不会因此而发挥任何效果。

    唯有致命伤和致命攻击才会触发它的内部术式,让其短暂地产生效果, 而这种效果也不是提供治愈能力, 而是将伤者的状况固定在“临死之前的瞬间”——如果不得到妥善救治很快就会死去的程度。

    “没有人会把自己的生命寄托在这种东西上的吧?”

    露维娅托着手里的“塑料纽扣”,一边打量一边抱怨:“能不能产生作用得先死一次才知道……对魔术师来说风险也太巨大了。”

    “毕竟加了那么多限制条件, 存在感稍微强一点就会被否定方案的妥协之作嘛。”

    伊薇特双手叉腰:“我还觉得我自己提交的第一个版本很不错呢。”

    “作为一次性产物,被触发之后会直接连接虚数空间,利用虚数空间时间和现实不同这一点, 来对重伤患进行‘固定作用’——是很精细的魔术了, 不愧是弗拉特。”

    考列斯称赞道。

    “在生命维持功能上, 是考列斯出了最大的力气吧?”

    有人立刻就来攀上考列斯的肩膀:“虽然不是用巴格达电池, 而是拿了露维娅的宝石碎屑。”

    “珠宝切割用剩下的东西进行废物利用而已,况且被你们磨成粉以后也看不出来宝石的模样了,只保持了最细微的晶相结构,看上去就是塑料片。”

    露维娅摆出不屑一顾的表情,实际上自己也偷偷留下了一个当纪念——至于真的拿来防身?那可太离谱了, 优秀的魔术师怎么会让自己随随便便就陷入濒死状态呢。

    至于特洛伊自己, 他完成了类似集成总装的工作, 作为炼金术师的基本功掌握得尤为扎实——尤其是在其它人都是学生的情况下。

    虽说是第一次和这群人合作, 但在韦伯·维尔维特的从中调配之下,这一次和魔术师的配合尤为默契。

    “真的要拿去做测试吗……”

    格蕾看着亮闪闪的一小捧成品,捻起其中一枚纽扣打量:“这种东西,在真正面临死亡的时候,能够抵御一次死亡……”

    “特洛伊先生也有自己的理由吧。”

    考列斯开解道,他是第一个知道特洛伊委托的人,比其它的学生了解到的情报量还要更多一些,但很体贴地没有公开出去:“希望这次大家做出来的东西能有用。”

    “已经非常感激了。”

    而且大家把成本压缩到了他付得起的程度——主要是因为露维娅慷慨大方地表示宝石碎屑不用付钱,从她家垃圾桶里都能扫出来这么多——于是他们得到了物美价廉的魔力蓄存材料。

    剩下的人也纷纷四散回去写论文:“如果可以的话,记得提交使用测评哦,特洛伊先生。”

    纽约,复仇者联盟大厦。

    这一次出现的时候,特洛伊的心情好了不少,看上去甚至精神面貌都要积极一些。

    “之前的问题解决了?”

    班纳博士问,他在任务归来之后已经听说了特洛伊的事情。

    “也不清楚算不算解决……但尽力而为之后,总归就不会留下遗憾了。”

    特洛伊做了自我介绍,实际上他不打算在这里久居,但是之前一句话都没说就突然不辞而别,社交礼仪让他觉得自己有必要交代一下自己当初的境况。

    斯塔克脑补得很丰富:“你家以前生意上的问题?”

    特洛伊含含糊糊:“……算是吧。”

    毕竟是和一大群魔术师的合作,又掺和了他自己的炼金术。

    全世界最聪明的天才科学家不屑地哼了一声,特洛伊也不知道他到底脑补了什么,总之对方说,既然都已经决定来纽约,为什么要管之前的那些烦心事。

    ——因为能救一个就救一个啊,炼金术师一只手撑着脸笑起来,说没关系,这一次回英国,是第一次让他觉得,过去的那些东西不令人厌烦。

    斯塔克:?

    他一脸问号地回了地下室。

    而另一边,特洛伊收到了来自哥谭的电话。打电话的是个隐藏号码,但是声音低沉,很好辨认——是蝙蝠侠的声音。

    对方大概是一人分饰两角习惯了,哪怕特洛伊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在不同的会话场合还是会使用不同的声音来交谈,给人一种习惯性精分的错觉。

    “你一天之内取走了银行卡里90的存款。”

    蝙蝠侠问:“而且是在伦敦的取款记录,发生了什么事?”

    特洛伊:“……”

    他突然想起来蝙蝠侠在这方面的监视能力也很过硬。

    “魔术上的事情,委托一位君主帮忙做了保命用的礼装。”

    特洛伊回答,这种程度的透露他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最近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有了点不妙的预感,所以想提前早做准备。”

    这话说得含含糊糊,而蝙蝠侠在电话另一端一挑眉,实在是想不出来魔术师能有哪个会显得“德高望重”——在他对魔术师这个群体为数不多的认知当中,他们不分年龄的麻烦,但一般年纪越大就越发糟糕。

    “需要援助吗?”

    蝙蝠侠又问。

    “不用,那位前辈自有安排,我想应该不会太糟糕……大概。”

    特洛伊迟疑着说:“那不是科学这边有办法能解决的问题。”

    于是,电话挂了,蝙蝠侠从来不会说“下次再联络”,“再见”或者“祝明天天气好”之类的废话,特洛伊有时候会收到一句莫得感情的“over”,更多的时候对方会像现在这样在听完了有必要的内容之后就突兀挂断,维持布鲁斯·韦恩的那副面孔似乎反而是一种额外的消耗。

    一开始特洛伊也有点不太习惯,但是被挂了几次电话之后,他……被迫适应了。

    又两分钟之后,特洛伊收到了一条汇款短信。

    不多不少,正正好好补齐了他支付给埃尔梅罗二世的那部分费用。

    他阖上手机,弯起嘴角。

    三日后,纽约市的一则新闻,有市民从高空坠落,身份不明,经手术抢救无效后身亡。新闻的图片当中打着厚重的马赛克,但特洛伊还是能看清楚金色的长袍袖口,以及其中的一条手臂。

    这座城市每天都在发生着无数起牵动神经的大事,这则新闻很快被淹没在了信息流当中。

    等特洛伊赶到的时候,现场已经拉起了长长的警戒线,警察正在驱散着周围的人群。人偶工学的炼金术师顺从地跟着被驱散的群众撤离,站得远远的看了那个方向一眼——至尊法师无法自由地选择死亡,在找到自己的继承人之前,他们必须长长久久地存活下去。

    从现在开始,地球失去了它的至尊法师。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特洛伊并没有多少概念——空气当中仍旧残留着魔术师战斗之后留下的痕迹,魔力水平忽高忽低躁动不安,混杂着来自维山帝和黑暗象限的复杂属性。

    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激烈的战斗,他的眼镜能提供真实而清晰的魔术视野,这或许是那位神经外科医生的人生当中遭遇的第一场属于魔术师的战斗,而在今后的生命中,还有漫长得望不到尽头的挑战。

    他会面临人生中的第一次试剑,一次破茧,一次从神经外科医生变成至尊法师的让渡,特洛伊无法想象对方将会遭受怎样的考验或者说历练,毕竟有未来视的人只有古一。

    特洛伊握着自己的那枚纪念纽扣找到一家酒店,又在其中住了几天。

    这几天过得浑浑噩噩,他不缺钱,吃东西也可以直接叫外卖,但总食不知味;干脆拿出道具来制作给蝙蝠侠的礼装消磨时间,却又工作效率不佳,被思维分割的大脑就像是老旧的多核处理器,虽然“多核”,但好像不管哪一块的运算效率都显得很低下。

    某个清晨,他的房间门口传来了门铃声,特洛伊最近生物钟紊乱昼夜颠倒,又因为思维分割的能量消耗过大,有种宿醉一般的头痛。

    “明明已经挂了请勿打扰避免客房服务的牌子……”

    他披着外套拖着脚步去开门,刚刚打开,就原地一愣。

    史蒂芬·文森特·斯特兰奇,穿着属于至尊法师的袍子,身后披着红色的魔浮斗篷,站在了房间门口。

    对方看上去疲惫不堪,两条手臂和手指仍旧不正常地颤抖着,上面疤痕遍布,满目疮痍。他的两侧鬓角生出了因为魔力过载而产生的白发,长相上明明和过去没什么区别,却好像哪里都不一样了。

    “我能感觉到房间里有魔力流通的痕迹,以为你正在忙炼金术,就没直接用传送门进来。”

    斯特兰奇说:“维山帝的力量和你不同源,我担心直接启动传送门会对你的炼金术造成不必要的扰动。”

    ——确实,哪里都不一样了。

    特洛伊侧开身子,让对方进了房间。斯特兰奇对摊在桌面上吃空了的外卖盒子视若无睹,对房间里突兀的工作台、水银壶和魔法阵同样没发表意见,虹膜异色的眼睛注视着特洛伊,良久,他说:

    “感谢你做出来的礼装,他们都还活着。”

    一直精神紧绷着的魔术师明显松了一口气,就好像这些天的惴惴不安全都落到了实处。

    整个房间只有一把椅子,为了避免尴尬,两个人都并排坐在床沿上。特洛伊眼睛看着地面上的魔法阵,感叹了一声,“可真够呛的。”

    他甚至低头去了时钟塔,去恳求了一位君主的帮助,这在过去是无论如何都不可想象的经历。

    而斯特兰奇也很赞同地喟叹一声:“确实,真够呛的,我可能死了有几千次吧。”

    斯特兰奇甚至现在还沉浸在反复死亡带来的特殊体验当中,“死亡”这个词汇不再是一个遥远而特殊的概念,在继承了阿戈摩托之眼的那一刻起,“死亡”就只是一个时间魔法的触发条件。

    至尊法师无法自由地选择死亡,这是在他误打误撞背上这个重担之后,所学会的第一课——用黑暗象限的重压,用几千次的死亡堆砌而出,骸骨累累,筋疲力尽。

    “丹尼尔怎么样了?”

    特洛伊问。

    “你的礼装效果很好,现在所有人都正在得到妥善的救治。”

    “莫度呢?”

    “消失了,也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

    “那真糟糕,他可是拿着生命法庭之杖,维山帝的三秘宝之一。”

    “但我还有阿戈摩托之眼和维山帝之书——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斯特兰奇说。

    “我还以为你是那种凡事都要做到完善的那种人呢,用什么词来描述比较好……完美主义,或者强迫症。”

    特洛伊说:“我认识的魔术师天才都有点这种倾向。”

    比如基尔什塔利亚,又比如创造科的巴鲁叶蕾塔。

    “毕竟古一说,没人能提前准备好。”

    “……”

    两人再度陷入沉默。

    这一次的突然袭击,可以说给维山帝的魔术师造成了重创。至尊法师临时更替,而原本的法师们也折损不少,特洛伊的礼装虽然能吊住命但是救治不了致命伤,可以想象的是,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斯特兰奇需要面临的都是一个糟糕的烂摊子,而他在几个月前还只是个神经外科医生。

    虽然死了几千次,这是种没人消受得了的特殊体验,但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他是否已经完成了从“人类”转化为“至尊法师”的思维让渡。

    理论上讲,他才刚刚入门,对法师的一切活动都不能说有多了解,甚至曾经的学习过程也充斥着揠苗助长的仓促,他只是临时学会了如何和别的法师战斗,炼金术,地脉的维护,他到底需要保护什么付出什么,更详细的部分一概不知。

    “但你已经是我们当中最好的了。”

    王如此说道:“别的人里,没有人能够控制得了时间魔法和阿戈摩托之眼,而且你至少成功阻止了多玛姆的入侵……你已经是最好的了。”

    好吧,斯特兰奇愤愤不平地想,维山帝的法师真是个草台班子。但这又能怎么样呢,他花了两天的时间和剩下的人一起安置了伤员,用医学的或者法术的手段进行紧急抢救,恢复垮塌的建筑物和环绕法阵,在一切好不容易走上正轨的时候已经疲劳得不像话。

    王说,这种日子还得过几百年,除非他找到了下一个继承人。

    那个时候他突然很想骂脏话,但看着所有盯着他的人,斯特兰奇最后还是没能骂出口——听说优秀的法师能够感知到别人的视线锁定,他虽然天赋不错但还没来得及学到那个份上,只能通过想象来体会那种如芒在背的感受。

    “抽烟吗?”

    特洛伊递过去一根雪茄。

    “不抽,我是医生。”

    “……这是魔术礼装,用来恢复魔力,防止消耗过量的……不过好像你也不需要面对这种问题,你们这种类别不缺魔力吧。”

    “那来一支吧。”

    烟雾飘散到半空就消失了,没有触发酒店的烟雾报警器,灌进肺里也没有什么实感,就像是把脸埋在加湿器里呼吸,但确实有什么东西沁入魔术回路,缓和着四肢百骸的压力。

    “和古一的誓约,我还欠下你两个委托。”

    特洛伊在这个时候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就直接提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