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少年占卜师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少年占卜师: 第378章 高手过招

    第三百八十四章 高手过招

    我知道,他心里一定在问:“他是什么人?神仙,妖怪,还是魔鬼?”

    差不多就是这种性质的惊奇吧。

    于是,在抓他之前,我语气平和地对他说:“我是魔鬼所以,刚刚你做出了平生最为严重的错误决定,你们不该投降,真不如集体自杀呢。”

    “魔鬼……”

    夜影负责人喉咙蠕动,极其费劲的说出了这两个字。

    “没错。”

    我让他死得明白,低沉说道:“并且是诞生在中国,目前还存在着爱国之心的一个魔鬼。很特别是吗?只能说你们非常的不走运,惹到了一个中国魔鬼。”

    唰

    把他也给抓了。

    有关夜影组织的一些秘密,根本不需要审问,进了阴神鼎,直接抽取俘虏的记忆便可以。

    而这时,五楼走廊里的藤山千雪正在与刚刚赶过来的藤山正一小声讲述:“就是他……我扔了一枚毒气弹,把他逼到下面去了。”

    “只有他一个人?”

    藤山正一相当沉稳,似乎并不着急追赶我。

    当然,他和藤山千雪一样,都没有看到下层楼梯通道里的毁灭毒雾。他们的暗器会转弯,他们的肉眼视觉却没有这种能力。

    藤山千雪则回道:“你们再没有遇到其他人的话,那就只有他自己了。”

    “一个人摧毁了夜影总部?”

    藤山正一的表情这才有了变化,心中怎不明白,绝不能低估了这个神秘人

    最令人感到惊讶的是,千雪说他是一个年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人,年龄这么小,怎可能这般厉害,是经过易容了吗?

    藤山正一已是年纪一大把,好斗心理却比一般的年轻人还要旺盛,强悍的对手只会激发他的斗志。此刻,对于藤山千雪所描述的那个中国少年充满了好奇。

    “追上他”

    藤山正一低声说道:“浩野、加道乘电梯去了一楼,他跑不掉的”

    一老一少两个忍者各自戴上面罩,以一种特殊步法窜入楼道,身穿深蓝色忍者服的他们,形如鬼魅,每一次移动都蕴含着某种规律,绝对不存在随意性

    楼道里,我把毁灭毒雾全都收回,下到二层,把毒雾又给放出来,封锁了通道,然后,便躲进了三层的走廊。

    在楼梯通道里用毁灭毒雾堵人,再逼人投降这一招明显是非常好用的,我打算,等到藤山忍者从上面追下来时,到了二层止步不前的时候,自己在三层再把毒雾放出来,把他们堵在二到三之间的楼梯拐角处。

    这样的话,逼降的情景就可以再一次上演了。

    当然,这只是计策,不一定可以次次成功,说不定藤山忍者不会上当呢。

    事实果然如此,藤山正一和藤山千雪从五楼下到三层半,他俩就停住了。

    一老一少两个蒙面忍者默默对视一眼,各自转身朝不同方向挥手,嗖嗖嗖,几枚钢针甩飞出去,上下两层楼道里的几盏灯破碎熄灭,光线骤暗,只有从五层楼道透下来的一点亮光,却没有从二层楼道透上来的光线。

    二层的光线上不来,这说明什么?

    一老一少两个忍者在眨眼间想到了很多种可能,他俩身形一晃,借助昏暗的光线,竟然消失不见了。

    忍者的隐术。

    尽管,这不是真正的隐身术,但忍者擅长利用空间环境隐藏自身,尽可能达到隐形的效果。

    “没上当吗?”

    我躲在三层走廊里,本就看不到他们,更何况楼道里变成了黑漆漆的一片,便在心里询问叶三娘。

    叶三娘的探测能力具备透视效果,能够隔着一定厚度的墙壁,以恶魔的灵觉探查扫描到她想看到的东西。

    除非,这种东西的隐形能力极其高超,才能躲过叶三娘的灵觉探查。

    “他们躲在楼道的墙角不动了。”

    叶三娘立即提醒:“似乎有办法感知到你的大概位置,知道你藏在这里。”

    前后两次,接近二十发子弹,在不到二十米的距离下,竟没有一发子弹能够击中他。

    正当我心中惊诧之时,藤山正一已经发动了反击。

    唰

    他一扬手,套在右掌上的锋利尖爪呼啸而出,以不弱于弩箭的速度,穿透刚刚被子弹打烂的那处墙壁,极为准确地冲着我直射而去。

    “快躲!”

    叶三娘大喊一声。

    其实,即便没有她的示警,我已经做出了闪避的动作,弯腰躬身,脚下一动,利爪距离身体将近一米飞了过去。

    躲避得非常及时,看起来毫无危险。

    但只是这个瞬间没有危险罢了。

    “砰!”

    闪烁锋芒的利爪在半空中突然爆炸,化为几十块碎片,四射而出。

    竟然是一件可以爆炸的大范围杀伤暗器。

    我大吃一惊,来不及取出寒铁盾了,在这千分之一个刹那间,举起步枪护住头部,同时朝右侧横移一步。

    横移这一步是为了走位,走到相对安全的一个位置上。

    这个位置,只有两枚碎片飞来。

    “哧!”

    其中一枚射中了我的肚子。

    “当!”

    另一枚划中突击步枪的枪身,改变方向弹飞出去。

    “啪啪啪啪……”

    几十枚碎片射在不同的地方,即便是窗户那一面的承重墙,都能钉进去两厘米深度,可见这些碎片的穿透力与手枪子弹也是差不多了。

    “好险!”

    我先看了一眼步枪枪身上被碎片割出的一道印痕,又把插在肚子上的另一枚尖锐的碎片拔了下来。

    并没有受伤,因为身上穿着防弹衣呢。

    看似惊险,但我还是有点自以为傲的,因为刚才那一个瞬间,自己的判断力完全正确。

    其实,刚才若是站着不动,只会被一枚碎片射中左腿,但腿部没有防弹保护,当然也就受伤了。

    向右横移一步,虽要面对两枚射向要害的碎片,但刚刚那一瞬,我有信心在不受伤的前提下应对过去。

    瞬间做出最为正确,同时也是极为惊险的判断,并取得了成功,这种感觉也是很爽的,也很有成就感。

    这要归功三个方面:看他的面相的精准判断,足够的反应能力和灵活性,再就是足够的胆量。

    “很好”

    险些中招,我却没有丝毫的懊恼情绪,反倒因为对手的强悍激发起心里的一种期待。

    这还是一个武者的好战之心,此乃本性,难以灭除。

    这一刻,我似乎明白了武痴兄萧轲守的人生追求了……

    哧哧哧哧……

    我一甩手,就把弹匣里剩余的十发子弹激发了出去,不需要叶三娘的辅助瞄准,全凭自己的一份感觉。

    但正是这样的盲射,却逼得藤山正一在走廊里极速后撤,无法再发动又一次攻击。

    应该说,叶三娘的辅助瞄准属于精准定位,而我的盲射则属于一种预判。

    高手对弈,准确的预判往往要比准确的定位更能威胁到对方。